人物:入狱18年,54岁创业,72岁首富,却输给儿子,败在2020!

入狱18年,54岁创业,72岁首富,却输给儿子,败在2020!
入狱18年,54岁创业,72岁首富,却输给儿子,败在2020!
入狱18年,54岁创业,72岁首富,却输给儿子,败在2020!
来源 | 投资家(ID:touzijias)
作者 | 王北川
力帆股份近日公告称,控股股东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
经销商维权,负债累累......生死边缘苦苦挣扎两年多的力帆最终还是没能逃出死亡峡谷。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
遥想,商界“奇人”尹明善劳改18年,54岁创立力帆,72岁干到重庆首富,何等豪情壮志?可惜岁月不饶人,“退休”后,儿子无能,所托非人,事业从此一落千丈。
待他想重出江湖时才发现,英雄早已垂暮,无力回天。
那么,曾经纵横天下、火遍大江南北的“摩托车大王”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山穷水尽的呢?
这一切还要从几十年前说起。


1979年的某一天,重庆中年人尹明善终于熬过了18年的劳改生涯。
人生因此错过年轻时代本该拥有的生活。若是常人,早已自暴自弃,可他没有。
在41岁的时候仿佛看穿了一切,不想继续虚度光阴,要为自己谋一番“千秋霸业”。
不过,早期的尹明善并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除了读书,他好像别的都不会。
18年“蹲号子”的日子,尹明善养成白天干活,晚上阅读的习惯,他读了很多书,甚至凭一本俄语词典,读完原版《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还学会了没什么人看好的英语。

过去他是“不幸”的,彼时他却是幸运的,上天就是喜欢这样捉弄人。
刚“出来”没多久,尹明善赶上改革开放巨浪,学英语成了那个时代的风口,他过去所学正好派上用场,先做了一名老师,又跑去出版社工作,没用几年就干到副社长!
按理说,有那么一个不堪回首的历史,又混到这么一个不错的职位,应该“知足”吧。可尹明善并不想止于此,他觉得自己拥有一番事业的目标并没实现,不想温水煮青蛙般,活着。
47岁,他离职了,下海搞起图书生意。
饱读诗书的尹明善非常厉害,他出品了套《中学生一角钱丛书》,没想到一炮而红,卖出3000万册,在1985年足足赚了60万元。那可是1985年的60万元啊,真不是个小数目。
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会继续在图书市场大红大紫的时候,尹明善又转行了,只因,他多了个新爱好,玩摩托车。
如果说从教师到出版再到图书生意的跨度还比较合理,从图书又跨度到摩托车行业,就让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可是完全外行的尹明善就是不信玩不转这个年轻人喜酷爱的产品。
其实,他这么做也是在告诫自己,“要把失去的青春找回来!”
这一年,尹明善54岁,即将迈入花甲。

拿着做图书生意赚取的第一桶金60万元,他搞起一家名为“轰达研究所”的摩托车公司。
该名字灵感来自,摩托车发达的日本。

由于重庆地形特殊,很适合骑乘摩托,所以当时中国最大的两个公司,嘉陵摩托、建设摩托都在重庆并延伸出一些配套产业,为尹明善的理想事业带来很多“先天”条件。
任何行业只要出现寡头垄断,对新手来说都很难做,读书多的他非常明白此理,于是他决定先从摩托车核心部件发动机做起。
他先投资了20万元,招来几个研发人员制造发动机,尹明善还为自己定了个第一阶段小目标,3年内造出中国最先进摩托车发动机!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
不得不说,尹明善很多聪明,会用巧劲。他从建设摩托买来零部件与自己团队研发的产品组装在一起,变成一个“混种”发动机,成本虽贵,一台却也能赚个500元利。
别看赚个500元,建设摩托的发动机对外售价6000多元,轰达拼凑出来的成本1400元,却卖1900多元,性能效果并不差,因此,尹明善的发动机一度被卖脱销。
等建设摩托反应过来他的“骚操作”之后,一切已经晚了,轰达打下了片天地。拥有更多资金的尹明善不甘只做发动机,他把轰达改名更具霸气的力帆,一路逆袭,风雨无阻。
又过几年,力帆干掉先前国内一切对手,成为中国最大摩托车公司。
“摩托车大王”。

力帆成功,让尹明善改变了自己人生的命运。
前半生,无法掌控;后半生,他想活成一个“传奇”!
想成为“传奇”,万古留名,就需要把一切不可能变成可能。
第一阶段,他成功了,把力帆推上中国摩托车第一王座。
于是他开启第二阶段的折腾。

那会,尹明善已经非常有钱了,是排在富豪榜的一号人物。得知他50多岁创业成功的经历,不少商界精英都把他奉为上宾,希望其能传授一些成功法门。
尹明善无动于衷。
他想造车,再搞出一个中国第一。
这并非空穴来风,尹明善当时觉得摩托车未来的路并不好走,加之出现一些“禁令”让他越发觉得,造汽车或许才是一条更正确的路。
说干就干,雷厉风行。他直接买下一家重庆汽车制造厂的控股权,把原商标改名力帆,又建立一个造车基地,当地政府为扶持民营制造业,很快就给予轿车生产批文。
2007年,外观形似“宝马”的第一辆力帆620轿车出炉,3年后,公司已卖出6.9万辆车。同年,他把力帆成功带上市,身价爆棚,一夜暴涨到110亿元。

还有出版社为他弄了一本传记,《新红顶商人》。风光无二的尹明善倒是有些飘了,经常对媒体说,“你看到外面那座山没?这座山将会移到别的地方去,会建起我们的汽车工厂!”
那年,尹明善72岁,第一个年过七旬的重庆首富。
70多岁,才真正熬出头,还不能飘一次?
尹明善的70多岁,当成50多岁在活,虽然他把自己装扮的没那么显老,可岁月不饶人,总要考虑接班人的问题,外界也不乏鼓噪之声,他什么时候选接班人?
一般情况下,这个问题应该不难解决,让自己的孩子接班就可以了,可尹明善之子尹喜地不仅对父亲的生意毫无兴趣,还过着十分纸醉金迷的生活,对豪车尤其钟爱。

为了买到中国第一辆宝马M3、M6,他不惜从德国空运!据说,他车库里的豪车足足价值10个亿!中国大陆首部布加迪威航Super Sport、柯尼塞格One1,迈凯伦、法拉利数不胜数。
富二代里论学时有多强不清楚,但论花钱绝对数一数二。

都说,孩子是家长的影子。
尹喜地好玩,父亲尹明善亦如此。
他非常喜欢足球,2000年,力帆收购重庆隆鑫,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正式上线。这支球队倒也给力,当年足协杯战胜老牌劲旅北京国安,拿到重庆足球史上第一个冠军。

可惜好景不长,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重庆力帆再没有好光景,为让俱乐部继续留在顶级联赛,尹明善掏了3800万元把云南红塔足球俱乐部收到麾下,进行整合。
细算下来,前前后后,他为重庆力帆投了将近10个亿,直到2017年,母公司业绩滑坡,再无力支撑这个烧钱的爱好,直接卖掉了足球俱乐部。

虽然,尹明善的爱好让他浪费不少钱,但比起尹喜地,他至少是打下力帆江山,可儿子只会花钱,对父亲事业莫不关系,就更别提子承父业了。
受困于体能,79岁的尹明善开始变得有心无力了,他不得不选择退居幕后,把没有实权的接力棒交给一个外人(职业经理人)打理。
昔日江山,摇摇欲坠。
自从牟刚接手力帆的第一个财年开始,这家公司就暴露出了越来越多的问题。
其中包括,力帆在2010年进军的另一个与主业毫无关系的房地产行业。
力帆在房地产行业摸爬滚打10年,并未取得成效,而力帆的汽车生意也非常低迷。最终导致2019年亏损继续扩大,归属股东净利润-46.82亿元,同比狂降1950.83%!
一方霸主,一落千丈。
早期,尹明善做车的逻辑并没什么问题,但他做了10年的车,还是用以前拼装经营的理念,以为把成本控制好,便宜就可以了,殊不知人们的消费意识不断升级。
等他忘记足球,意识到问题严重性时,同行比亚迪(81.240, -0.20, -0.25%)、吉利飞速发展,早就把没有市场竞争力的力帆甩在身后,导致公司陷入一个无法自拔的“恶性循环”。
除了巨亏,力帆的声誉也出现滑坡,根据其发布的最新公告显示,目前公司涉及诉讼392件,涉及金额29.06亿元,其中已判决221件,涉及金额18.36亿元。

颇为戏剧性的是,公司发展28年,最有价值的资产竟是,当初经营的摩托车业务。
即便到今天,力帆摩托车基础实力依然不容小视。2019年财报显示,力帆摩托车业务的营收达到26.49亿元,占比总营收的35%,利润达到1.98亿元。
快30年了,力帆还在靠摩托车赚钱。
为了活下去,还能以后有钱花,尹明善、尹喜地卖掉了“没用”的资产,包括儿子的豪车。
最痛苦的是,尹喜地。

卖车那天,他内心无比难受,当初花几千万元购买,像孩子一样呵护的布加迪威龙,最终只卖了1758万元,如果不是为了以后还有钱可花,父亲的事业在他眼中显然没豪车重要。
可不管他们卖什么,都改变不了衰败的命运。
2019年,82岁的尹明善欲再次出山,力挽狂澜,却发现大势已去,仰天长叹,造化弄人。
最终,放下一切,把家族生意“甩给”第三代年轻人来打理。
一个1995年出生的富三代小公主,毫无企业实战管理经验,却要替爷爷抗下偌大“基业”.....

余初心:正确认识应对非常事件的货币政策

余初心:正确认识应对非常事件的货币政策

(本文作者:余初心    来源:第一财经)

“适时退出”并不意味着“急踩刹车”收紧货币,目的是为了“退空转”,更好服务实体经济
2020年以来新冠疫情这一全球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经济金融运行产生了较大冲击,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市场弥漫悲观情绪,为应对异常严峻复杂的局面,央行充分发挥了货币政策“实施快、见效快”的特点,施策精准,及时投放流动性并引导利率下行,安排股票市场如期开市,设立债券市场 “绿色通道”,整体效果来看,金融血脉畅通,市场预期稳定,可以说,为“六稳六保”创造了积极的金融环境。

4月份以来,伴随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经济数据呈现好转态势。同时,个别金融领域出现杠杆率回升和资金空转现象,金融风险苗头隐现。人民银行根据经济金融形势的变化,也灵活调整了政策操作,积极防范金融风险并提前考虑政策工具适时退出,其目的是为经济金融长期持续稳定健康运行夯实基础。

平心而论,今年以来人民银行在特殊时期采取的特殊政策达到了政策预期效果,对于这一点,市场有目共睹。站在市场观察者的角度看,市场机构还是需要正确认识特殊政策的阶段性特征,秉承理性投资、价值投资、长期投资的理念,不能靠短期投机一条路走到黑。人民银行也应该在防范金融风险的基础上,加强与市场的沟通,稳定市场预期。

第一,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货币政策出手早见效快,稳定了市场信心,降低了社会融资成本,在保主体、稳就业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供应链中断、经营性现金流萎缩,各类市场主体压力巨大、恐慌情绪有所蔓延。受此影响,1-2月工业增加值累计增速-13.5%,2月PMI大幅回落至35.7%,均为有数据以来最低值。一季度GDP同比增速-6.8%,创改革开放以来最大跌幅,投资、消费、出口都是两位数负增长。面对这样的严峻形势,若不采取措施及时恢复金融市场运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缓和经营主体现金流压力,后果不堪设想。对此,人民银行多措并举,应对积极。其中,三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总量上向金融机构释放长期资金约1.75万亿元。引导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中期借贷便利利率和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下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采取结构性措施,增加专项优惠再贷款和普惠性再贷款再贴现额度合计1.8万亿元,确保金融机构支持企业融资。针对小微企业出台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和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普惠工具。以上措施取得立竿见影的良好效果,前5个月新增贷款10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增2万多亿元。M2与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分别为11.1%与12.5%,都明显高于去年。即便如此,刺激政策仍在传统货币政策框架范围内,没有搞外国央行的大水漫灌,为未来操作预留了空间。

第二,经济数据回暖、金融风险苗头隐现,对预防刺激政策“后遗症”和防范金融风险提出新要求。随着复产复工有序进行,4月份以来各项经济数据呈现回暖迹象,工业增加值同比降幅持续收窄。5月份,各类经济指标已经出现边际改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4%,其中制造业增长5.2%,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环比增长5.87%,统计局PMI连续3个月保持在荣枯线上方。一些消费零售指标也出现积极变化,汽车消费同比增长3.5%,较前期明显好转;房地产投资增速回升1.13个百分点至8.09%,已恢复至疫情发生前。随着形势逐步向好的方向转变,刺激政策的力度是否需要提前做好调整,避免相关后遗症影响今后经济稳定运行成为重要考虑。

观察金融领域,随着流动性保持合理宽裕,货币市场利率逐步进入历史低位,隔夜和七天回购在4月底均出现近十年最低值,而3月银行间市场杠杆水平回升至110%的近年来高位。除了金融机构通过杠杆操作盈利,也出现部分企业套利现象。今年以来结构化存款规模大幅上涨超2万亿元,M2增速与M1增速的剪刀差从2月的4%持续上升至4月的5.6%。资金空转和金融风险苗头已经出现,对人民银行及时果断采取措施提出了新的要求。
第三,“适时退出”并不意味着“急踩刹车”收紧货币,目的是为了“退空转”,更好服务实体经济。从近期的调整看,DR007回归至接近2.2%的政策利率水平,利率债中短端品种在接近年初的水平停止上行趋势,作为市场“压舱石”的长期品种在全过程未发生大波动。一级市场发行回暖,券商短融本月发行规模同比上升1.7倍,同业存单发行连续两周环比回升。银行间市场信用债收益率在经历前期波动后稳定在较年初低约20个基点的水平。伴随信用债供给回升,近一周发行成功率反弹至95%,中长端发行占比回升至四成,前期一度发行困难的永续债重新启动,占比回升6个百分点至10%。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局面并未发生逆转,结构上还有优化的趋势。由此可以看出,近期的金融市场调整,针对的是刺激政策实施后难以完全避免的套利甚至资金空转行为,政策目的是为了及时遏制泡沫膨胀,引导资金流向实体企业,避免刺激政策的后遗症为未来的发展留下隐患。
第四,市场各方应当做好预期管理和信息沟通,正确看待特殊时期的货币政策,专业应对市场波动宏观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必然是在全面汇总相关信息基础上统筹考量的结果。针对突发事件推出的特殊政策有其阶段性,不可能长期持续存在,必然存在适时退出的一刻。投资者应当结合宏观经济形势进行专业判断,既要避免投机心理,又要对“退空转”政策的影响提前应对。市场利率自4月底开始回升后,前期盈利颇丰的机构纷纷获利了结,对于部分不舍得“下车”的,以及以抄底为目的“后上车”者,更应该秉持盈亏自负的良好心态。(作者系资深学者 余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