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亿生死迷案:盘点张振新的豪宅、地产股和美女高管们

700亿哪了?盘点张振新的豪宅、地产股和美女高管们

楼市资本论官号

一场有关生死谜案、豪宅、地产股和美女高管们的商业大戏,正在中国上演。
楼市资本论获悉,2019年10月5日,先锋集团发布讣告称,伦敦时间2019年9月18日,先锋集团创始人张振新,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去世,享年48周岁。成为继海航集团前董事长王健之后,又一位客死海外的大型民营董事长。

要知道现如今的先锋集团债务缠身,死亡情况又是在迟滞18天之后发布。亿万富豪,客死异乡,谜团重重,引发强烈关注,甚至传出这是一场为逃避700亿债务而谋划的“诈死”事件。

张振新
楼市资本论就围绕最受关注700亿债务产生之谜,从张振新近年购入的豪宅、股票投资及身边美女高管的奢侈生活,给大家聊聊。
【一】房产上亿,张振新海外资产惊人
楼市资本论注意到,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曾披露过一份材料,材料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先锋系借贷余额约700亿元。主要包括三部分:一是网信平台,主要是金交所产品,借贷余额约450亿元;二是网信普惠等P2P平台,借贷余额约60亿元;三是先锋系私募基金,约200亿元。

梳理发现,扣除此前“网信官微”公告:资产管理工作组持续对集团资产进行梳理,累计梳理的部分资产规模近150亿。以及近两年收购平安证券、入股绿城中国、重仓押注比特币所带来的上百亿亏损。仍存在500多亿的巨额缺口。
那么剩下的500多亿资金究竟去了哪里?楼市资本论认为,先锋公司等主体虽然在国内,但是张振新很早前就主要生活在海外了。

楼市资本论了解到,有媒体从张振新的死亡证明信息中发现,张振新在伦敦的住宅地址位于于伦敦切尔西区的黄金地段,与白金汉宫相距不到2公里,居住者多为银行家和社会名流。英国知名房地产交易网站Zoopla的信息显示,该地区单栋公寓出售价格在5400万元人民币以上;此外网站还显示,该住房从1997年以来有过4次出售记录,最近一次成交是在2015年,价格为650万英镑,以当年平均汇率计算约合人民币617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或许只是张振新海外资产的九牛一毛。据了解,张振新不仅妻儿早已在英国生活,还在英国置办了庄园、独家酒店、高尔夫球场等多个资产。此外,楼市资本论了解到,先锋集团旗下的中新控股主题公司的设立地正位于“避税天堂“开曼群岛,并加之张振新曾办理过离岸家族信托,这不免让人生疑张振新有意通过多渠道转移资产。不过有公开记录的是,张振新在英国收购了多家五星级酒店和度假村。

卡斯尔马特度假酒店景色
资料显示,早在2013年,张振新便斥资上千万英镑收购了地400英亩、拥有温泉酒店和高尔夫球场的的英国汉普郡的索恩斯庄园酒店。2015年9月,张振新以16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220英亩包括一座废弃城堡在内的爱尔兰卡斯尔马特度假酒店,并斥资3000多万美元对酒店翻修、扩建。同年,张振新收购英国萨里山国家公园的林斯山水疗中心酒店,可谓家大业大。
楼市资本论看来,前几天还有自媒体组团替这位P2P富豪哭穷,如今曝光的巨额地产家业,真是咣咣的让人惊呆:这水真深!
【二】大手笔炒地产股,张振新蒙眼巨赔
喜欢买豪宅,善于资本运作,张振新自然不会放过股市,并且很钟意地产股。
无奈时运不济,其名下的先锋参股控股的几个上市公司中新控股、平安证券和绿城中国均曾遭遇做空和平仓。
目前,先锋系上市公司中新控股、弘达金融控股和平安证券集团控股去年净利润均为负,最多亏损超10亿港元。截至目前,中新控股股价在年内暴跌87.88%,停牌前股价报每股0.012港元;弘达金融控股股价跌70.09%,报0.023港元;平安证券集团控股股价跌幅为72.15%,报0.066港元。

特别是2018年曾以每股12.08港元入股的绿城中国,总计斥资21.14亿元。可以说,绿城中国的股价在张振新买人后,每况愈下,到目前股价以近乎腰斩。如果说在中新控股、平安证券多少最后还能持有些股份,那么在绿城中国,张振新则直接被平仓出局,十分惨痛。
真的要怪张振新么?其实,绿城中国股价的下跌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据绿城中国2018年报数据,合同销售额为1564亿元,翻看公司年年初立下的业绩目标1600亿元,显而易见的是公司业绩没有完成。根据克而瑞排行榜,绿城中国的销售额排名从2017年的第11名下降至第17名。
与此同时,2018年销售额6.9%的同比增速,是20强房企中规模增速最低的,也创下了公司近三年来最低。此外,公司的净利率和净资产收益率也创下了近几年的最低记录。其中,净利率为近五年最低点的3.94%,净资产收益率也是近三年最低点的3.7%。

在业内人士看来,张振新投资股市惨败,最大原因还是不懂,尤其不懂中国房地产的调控节奏。正如先锋集团内部人员所说:“涉足的领域过多,有些不熟悉的领域交了很多学费。”
【三】张振新背后“贵妇”级别的美女军团
除了豪宅、股市,现实中的销金窟还有什么呢?楼市资本论发现,在先锋集团的数年发展期间,其司的美女高管军团也颇为引人注意。

影视海报与文中人物无关
据大猫财经等自媒体称,在先锋集团高层中,多名年轻靓丽的女性董事和高管很是风光。从其资历来看,均在金融圈无过人之处,但在先锋集团都位居高位,足以见得张振新对她们的器重程度。
赵苗苗,神似刘亦菲,是佳禾董事长(金融工场隶属佳禾),80年生人,39岁,传言怀有双胎男宝宝(不知真假)。据说以前张振新秘书,在帝都多套房产(包括大别墅)。据了解,出事后于8月29日,佳禾变更注册资本,由50000万,变更为1500万。而如今赵苗苗也下落未知。

赵苗苗
邵心仪,真如投资董事长,82年生人,37岁,曾用名邵洁,一儿两女(坊间传说孩子们姓张)。据说邵总一块手表都100万+,还听说邵总在京的办公地点就是张振新的办公室。如今,真如投资北京分公司电话已无人接听,邵心仪也没了踪影。

邵心仪
陈骁航,弘达金控CEO,86年,33岁,新婚不久。据了解,在加入张振新团队之前,陈骁航曾在香港奥美公司任职基层PR多年,一转身后成为了张振新在香港的核心团队人员之一,先是出任中国信贷科技(8207.HK)的投资关系负责人。2016年8月,她便被张振新提拔为先锋集团旗下港股主板上市平台弘达金融(1822.HK)的行政总裁,年薪一百多万,高于集团内部一些其他高管。
从其微博来看基本都是:今天澳洲,明天英国,后天日本,大后天欧洲,豪华酒店,豪华大餐,一副贵妇的生活模样。据称,张振新读五道口MBA的同学聚会都要贴身陪同,下属地位可见一斑。张振新出事后,陈骁航清空了1000多条微博记录,顺带也清空了所有的公众号发文。

陈骁航
刘苗苗(又名刘思齐),1982年生人。之前任职于盈华财富总裁,盈华、联合和弘达是先锋旗三大财富中心,网信线上的所有借出金额与这两家公司有关。据传鼎世盈佳商贸公司是在张振新默许下,由刘苗苗和丁健做的,帮助先锋融资,从中获取差价利润。有传言称,在资金紧张后,其卷走几个亿跑路英国。

刘苗苗
因时势而起,经时势折戟。
楼市资本论想说,用这句话形容张振新或许再恰当不过了。P2P时代成就了张振新也溃败了张振新。在700亿缺口的面前,多少人能顶得住?
正如张振新生前的社交账号留言所言:男人在巨大利益面前往往失去底线。
迷雾成林,但终有一日迷雾会散,真相会现。

张振新的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雪贝财经(ID:snowfinance666),作者:贝姐,编辑:老胡)

在突然死亡前的12天,张振新注销了自己的社交账号。他发布的最后一条信息是:

“男人的牺牲精神从高到低:生命、金钱、名誉、时间。”

9月19日22时20分,在伦敦当地一家医院被抢救8小时后,他最终去世,留下深不见底的债务陷阱和数以十万计的债权人。

死讯在17天后才被公布,困于国内、惊慌失措的高管们一直在确认他死于何因。

张振新年仅48岁,过往低调神秘,从未出现在任何公开场合。但是,在很短的年头里,他以“先锋系”为名狩猎了数以千亿元的总资产。从融资担保、租赁、商业保理,到投资银行、商业银行、金融零售;直至近些年体量庞大、名目繁多的互联网金融;在2018年夏天,他甚至还投入巨资押注到比特币、矿机、交易所等区块链资产。

当然,还有顶级会所、珠宝、葡萄酒、私人飞机、游艇这些必不可少的奢侈品行当。

在错综复杂的商业冰山中,张振新自己却长久隐于幕后,代其出面、掌管各块业务的高管大多是年轻貌美的女士,她们活跃在各种社交场合,高端酒会、商学院与财经论坛,说一些大而无当的套话和口号。

在张振新去世后的几天里,其中两位女士几乎在一夜间删掉了上千条显露富贵的微博。

没有人知道张振新的出身,关于他进入东北财经大学求学之前的经历,我们无迹可寻。关于这一段时光,张振新曾唯一一次吐露心情:

“小时候有孤独经历的人,往往有别人读不懂的内心。”

位于辽宁大连的东北财经大学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曾直属于中国财政部,金融系统中现今诸多政府要员毕业于此。

在毕业后的第二年,仅仅23岁的张振新就坐上了万国证券大连营业部的总经理职位,这是极高的起点。要知道,那时候的万国证券一度持有国内所有上市公司70%的A股和几乎全部B股,是庞然大物中的庞然大物。

2000年,张振新开始创业,在大连本地金融圈显山露水。三年后,他创立了大连联合信用担保有限公司,这也是后来被称作“先锋系”的发轫之地。

但是,时运不济,整个中国信用担保行业在第二年就陷入了悲观境况,市场认为“这是一个来不及繁荣就陷入危机的行业”。

那一年夏天,张振新接受了此生唯一的一次采访,在大连希尔顿酒店的咖啡厅,他告诉记者:

“不仅我个人 , 我所熟知的信用担保业的很多同仁们都不会赞同这种观点。”在那场采访中,他颇为激烈的给中国金融行业监管提了一大堆建议。

张振新的金融事业在往后的几年里快速膨胀,拿下了除保险和信托外的银行、证券、基金、期货等几乎所有金融牌照。他把总部从大连迁到了北京,把分公司布局到了北京、天津、上海、深圳。

在2013年,他还成为清华五道口EMBA的第一期学生,但是,和他同期的一位同学说:

“这个人冷得像块石头,和他直到课程结束后都没有任何交流,有印象的一次是上课期间四川雅安发生地震,他当场捐了100万。”

两年后,当互联网金融风起云涌时,外界才意识到已经独成一系的“先锋系”背后是一个叫张振新的男子。

“人生犹如海洋中的一条船,选择同船的人和运气同样重要”,

张振新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说。

当事业做大时,在他这条船上,一侧是他迎来送往的贵客,一侧则是搭上了全部身家的债权人。

不知具体是从哪一天起,在北京东三环寸土寸金的霄云路28号那栋金色的高楼有了新名字——网信大厦,这里是“先锋系”最为外界所知的资产:互金业务。

但是,在过去几年,要在这栋大楼里找到张振新几无可能,他几乎不在内地久留,而是把绝大多数时间耗在了香港和欧洲。

在港岛太古广场2期的35层,张振新有一间自己的办公室,过去几年,所有“先锋系”内地高管要与他见面大多在这层大楼的一间会议室里。

2014年秋天,以麾下女将——一个叫刘江湲的女士之名,张振新在香港设立了“古琴会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在香港有两处实体,一家餐厅和一家高级会所。

热衷于品读历史古籍的张振新对古琴这一乐器出手大方,其中有几次相中了都掷下数百甚至上千万资金购入。而“古琴台”这家高级会所也是他在香港迎来送往的固定场所。其对外仅招待会员,以厢房为主,私隐度极高,内部古色古香,主打潮州菜。

在香港,与长期盘踞于此的资本大佬们相比,张振新声名并未远扬,但他这处在湾仔分域街的高级会所开业以后,很快就成为香港除四季酒店、铜锣湾“饭堂”之外的又一处内地企业家赴港隐秘社交的理想之地。

在港岛长住的这几年,张振新似乎越来热衷于一条资本大腕们熟悉的老路:资本运作。

通过刘江湲等多位在大连时期就跟随其左右的女高管,张振新最先拿下的是中国信贷(8207.HK,2017年改名“中新控股”)这家壳公司,用它装入了先锋系麾下多项金融资产。

随后几年,他又拿下弘达金融控股(1822.HK)、平安证券集团(0231.HK)两家港股上市公司,野心膨胀时,他还尝试并购香港人寿,入股绿城中国。

这些跑马圈地般的交易从未见到张振兴的名字,但那些乐观的群众已经咆哮:

“未来香港金融市场除了李嘉诚,还有可能刻上张振新的名字。”

当然,这一些列的资本运作中,以及紧随其后的融资中,背后或多或少都有一个主体:赖先生掌舵时期的华融及其背后的多家影子公司,或是赖先生盟友阵营控制的公司。

“戒急用忍”,这是康熙帝赐给皇子雍正的座右铭,早年的张振新常把它挂在嘴边,他不止一次让自己“藏锋守拙,过犹不及,知止不殆”。

在港岛的日子,这些都已被抛在脑后。

从23岁到48岁,张振新的这25年时光中,其中的至少23年都是一条挺拔向上的抛物线。

但是,从2018年夏天开始,这条线几乎开始垂直向下。过去的半年,枯竭的现金流已经逼迫他甚至开始急售收藏的字画和个人房产。

在香港,和张振新在同一层办公的还有另一家公司:汇源果汁。2014年,双方就已经展开了多个层面的合作。如今,汇源身负100亿债务,多笔债券很快到期,其债权人就包括先锋系旗下网信公司。

“要钱没有,果汁管够”。

在上个月,由于无法偿还四百多万元的债务,汇源拿出了各种各样的果汁饮料作为实物来抵偿拖欠网信的债务。

几个月前,张振新在一封对员工的公开信中指控“遭遇了一些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

只是,这些远不足以构成先锋系目前遭遇生死险境的主要原因。除了长年累月累积下来的资产风险和管理风险外,直接导火索是现金流的快速枯竭。

当时代不好时,张振新才发现,庞大的帝国里几乎没有可以快速大额变现的流动资产。

在赌场的贵宾厅,当赌客们希望快速扳回局面时,他们会选择大额下注,这时候他们就已经写下了败局,事后追悔莫及时,总会回想:

当时为什么当时没有出去抽根烟,缓一缓?

在互金等多块业务每况愈下时,张振新选择了将数十亿的资金押注到区块链这波新浪潮,他快速的招揽人马,用珍贵的现金买入矿机、矿场和交易所,这些资金随着虚拟货币价格的大幅跳水而几乎血本无归。

张振新去世的前几天,在深圳,一位中年女子从高楼跳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和她一样的网信债权人,平均出借额达到65万元。在网信数以十万计的债权人中还包括张振新自己的父亲和两位亲兄弟。

“最大的风险是你不知道什么是风险,如果知道就好办了”,几年前,张振新说。

只是,人生就这么一次,哪有什么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