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业规模化远程办公实验:疫情中的复工


疫情中的复工 中小企业规模化远程办公实验

  疫情中的复工 中小企业规模化远程办公实验
  陈秋
  洪仕斌是网红直播、新媒体广告、电子商务三个领域里的共三家公司的负责人,拥有超过三百多名员工,他很看重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营造积极向上的工作氛围,所以“集中统一办公”是其一直以来考虑的办公模式。但2020年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影响,近期他的管理思维也产生了转变。
  在春节后复工的两周,许多企业开启了远程办公模式,搜索微博超级话题,关于“第一次在家远程办公”、“远程办公是一种什么体验”、“在家远程办公指南”等内容引起了热议。洪仕斌的公司员工们也和大家一样,开始尝试在家里复工。
  企业管理思维顺应外界的变化而变化是十分重要的。“以后会加大线上转型力度,所以未来要考虑既兼顾员工的自由度,也要考虑到企业的整体文化建设以及经营情况、沟通成本,做一个综合式的考量。”洪仕斌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泛微是移动办公OA软件厂商,该公司某事业部的负责人李建辉告诉记者,以前和开拓新客户时,客户说这只是对办公室“锦上添花”,不是迫切需要的,最近很多新客户主动和他资讯远程办公的问题,想在疫情结束之后,深入聊一下合作的问题。“现在大家对远程办公方式的理解更加深刻,长远来看,需求会增加的。” MCN整合营销
  冰与火
  杨歌是星瀚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在过去五年多,重点投资产业升级、文化消费、深科技应用的中早期项目。而在疫情之下,每个行业受到影响的情况都不相同。“我们把行业分成了四档,第一类是严重受到影响的行业,如线下租赁、线下门店和线下服务行业,总结两点就是,线下高频次交易、接触式业务的这种行业,且有固定成本预先支出的行业。”杨歌说。
  紧随其后的是,生产供应和技术服务行业。生产供应行业,包括生产、制造、物流、仓储、流转、分销、批发、零售终端,这样组成的一条线就是供应链行业。杨歌对记者复盘,“一面是在生产端不能复工,所以产能下降,另一面是在终端不能接触,所以采购上也在下降。同时,在中间产销上也出现问题,因为受到物流的影响,很多货物和商品不能及时到达。”
  他提供给记者一组数据,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大的行业,线下租赁的影响比率大概在95%,线下门店和线下服务大概在75%-90%,线下市场营销大概在50%-60%,生产供应行业要相对好一些,大概在50%。
  相比之下,杨歌还指出了一些情况乐观的行业,“我们投资的两家人工智能的公司,基本上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工程效率影响大概在10%以下;线上服务、海外和一部分的产品营销,效率影响比例大概在0-25%。“1月28日,我们开始和50家企业沟通,一定要尽快制定应对策略,对于严重受到影响的行业,都做了深度沟通,进行了非常特殊的阶段调整,如固定规模的缩减、降低成本和与上下游疏通。”杨歌说。
  值得注意的是,在逆境中大家还可以看到一些“反向加成”的行业,最典型的就是医疗和物资相关、线上游戏和线上娱乐平台,以及远程办公和视频。
  在当下,为了有效阻止疫情扩散,也为了助于企业正常开展工作,“远程办公”这种灵活的办公方式成为企业的重要选择。
  百度指数搜索数据显示,“远程办公”的搜索指数迅速上升,1月28日-2月3日7天环比上升521%,其中“视频会议”、“移动办公”均是搜索热度较高的关联词。
  最近很多企业的老板和李建辉聊天时总会问到一句,“你的业务是不是增长了”,李建辉说,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数字或者比例,但最近找他做咨询业务的新客户确实多了一些,他的老客户使用系统的频率也比以前高了。“之前对远程办公软件需求不是很迫切的企业,现在也开始有需求了,前几天有一个客户说,他的领导特意提了,等疫情缓和了之后提前做这个事。当然也有客户因为受疫情影响,资金上不富余了,也会把这个事情搁置了。”李建辉说。
  在使用的客户方面,北京若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邹学勇对记者说,原本公司计划在2月3日开工,但由于疫情的影响,他选择了远程办公,从远程开工以来,已经17天了,前两个星期远程办公同事们不习惯,工作协调和团队管理难度比较大,经过这段时间磨合后,同事们基本上熟悉了远程办公的工作方式。
  但在他看来,远程办公有利有弊:一方面,锻炼了团队远程办公的工作能力,同时也节省了员工上下班浪费路上的时间;另一方面,这需要员工自主管理能力够强。
  转变
  在家办公、远程办公是否是未来的趋势?在杨歌看来,现在是改变的一个起点。
  国内一家云计算企业市场部负责人对记者说,公司早就已经实施移动办公的方式,北京公司本来有超过三百人,但每天只有不到百人在公司,除了财务、行政人力和部分研发人员会固定在公司坐班,其他人都是会经常不在工位,像销售和售前团队只有固定区域,是没有固定座位的。
  原来在洪仕斌的眼中,公司还是需要有一个集合式的办公场地,但因为这次疫情后,现在他的想法不再那么严格,不会像生产工人一样要求员工100%的坐班,以后会给予更宽松办公环境。
  洪仕斌公司在广东省天河区,办公室面积在两千平方米,因为位置不在非常核心的区域,所以租金相对便宜,租金加上水电、维护费用等一个月的开支大概在20万元左右。因为公司性质原因,他的公司75%-80%的业务都来自于线上,所以现在员工大部分都是可以在家办公,而这一情况暂时要持续到3月1日。“可能我们会做几个调整,原来我们是硬性要求所有的公司都在一起,为了塑造办公室的品牌形象,以后我们要划分开,不要太多人合在一起工作;从原来的两层办公区域调整为一层办公区域,一些部门可以只划分一个区域,不需要每位员工都安排一个座位,这个逻辑是以后有可能不需要很多人坐班,这样不仅保留了我们的根据地,也给了员工办公的自由度。”洪仕斌说。
  一位科技公司高管对记者说,现在疫情期间在家办公,部门把每天上下班的时间变成了早晚视频会议,每日写一些简单的工作汇报,对工作效率没有太大影响,在疫情过后,他打算也持续这一个办法,虽然有点麻烦,但是有利于远程办公、异地办公。
  另外一家初创型公司表示,以后公司可能会扩大,远程办公这点他也在思考,未来可能这会是一个方向。
  危机危机,有危则有机。从长期来讲,杨歌称,他在跟大量企业进行沟通过程中,很多企业都提到了,危机之后会出现机遇。

  而这次疫情不免让大家联想起非典时期,也就是在2003年到2004年,这段时间,成就了淘宝和京东等平台,开启了电商购物时代。正是因为市场的停滞带来了困难,但在困难中进行洗涤,也会出现很多新的机遇。
  虽然目前我国远程办公普及率较低,但未来还有巨大的渗透空间。中国软件(85.250, 7.75, 10.00%)网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远程办公市场规模为194亿元左右,2018年达到234亿元左右,同比增长20.8%;预计中国智能移动办公行业市场规模2020年将增长至318亿元。
  而在疫情期间,阿里旗下的钉钉发布了支持“在家办公”的全套免费解决方案;腾讯企业微信在去年年度发布会上,发布全新3.0版本。百度指数搜索数据指出,1月28日-2月3日,7天时间里,“钉钉”的搜索指数整体环比上涨539%,“企业微信”搜索指数整体环比上涨272%。与此同时,海外远程办公产品ZOOM的搜索指数也迎来飙升,7天环比上涨499%。“但是这个过程绝不是跨越式的改变,”杨歌说,在未来可能会在物联网、5G等高科技的发展下,这类远程设备得到提升,会逐渐的使像远程办公等这类事情,变得更加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