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迪士尼2019财政年度净亏损达1.05亿港元 已连续五年亏损

香港迪士尼2019财政年度净亏损达1.05亿港元 已连续五年亏损
香港迪士尼2019财政年度净亏损达1.05亿港元
  原标题:香港迪士尼2019财政年度净亏损达1.05亿港元
  新华社香港3月16日电(记者朱宇轩)香港迪士尼乐园度假区(以下简称“香港迪士尼”)16日表示,截至去年9月底,香港迪士尼2019年财政年度净亏损约1.05亿港元,跟2018年度净亏损5400万港元相比,净亏损大幅上升94%。

  香港迪士尼当日下午举行线上新闻发布会,并公布业绩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10月至2019年9月期间,香港迪士尼收入维持60亿港元,跟2018年财政年度收入持平。2019年财政年度前9个月,即2018年10月至2019年6月,香港迪士尼业绩表现强劲,收入同比上升11%,入场人次上升5%,酒店入住率增加8个百分点。
  香港迪士尼行政总裁杨善妮表示,去年下半年的香港社会事件重挫本地旅游业,影响香港迪士尼去年7月至9月的业绩,从而导致乐园全年未扣除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盈利下跌17%至11亿港元,净亏损1.05亿港元。
  据介绍,在2019财政年度期间,香港迪士尼全年入场人次同比下跌4%至650万。香港本地游客入场人次占总体41%,内地占33%,国际市场占26%。杨善妮表示,入场游客中,来自日本、韩国、泰国等地的游客人次实现两位数增长。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香港迪士尼于1月底暂时关闭。杨善妮表示,园方对业务运营信心十足,但社会事件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对乐园运营影响深远,未来挑战重重。
  杨善妮表示,香港迪士尼在2020年将继续推行扩展计划,推出全新主题园区和多个游乐项目,以期吸引游客。
  香港迪士尼2005年开业,自2015年起,已连续五年亏损。MCN整合营销

三代创业终式微的香港本地品牌许留山凉茶及龟苓膏

三代创业终式微的香港本地品牌许留山凉茶及龟苓膏
三代创业终式微的许留山:店铺交不起租金被入禀法院
  原标题:三代创业终式微的许留山
  来源:证券时报
  证券时报记者 余胜良
  许留山,突然出现在舆论之中,香港店铺交不起租金,被入禀法院。
  3月11日,许留山位于香港粉岭名都商场的分店被业主状告至香港高等法院,称该店自去年8月至今年1月拖欠租金、冷气费及管理费等共计约52.1万港元。业主要求许留山即时清还欠款、交还店铺及支付今年1月份之后管理费等。
  这个香港崛起的本地品牌,在创业三代,又换过两个主人后,终于开始在特殊事件以及疫情等因素的联合打击下,走向衰退。
  源起元朗
  许留山的创始人不是许留山本人,而是许留山的儿子——许慈玉。
  香港元朗在香港,有点像世外之地。元朗在香港最边缘地带,这里有香港大型公屋天水围,如果不是被划入香港,他跟岭南其他地方没有什么不同,除了建筑人员密集,这里颇为古风。元朗是香港经济最不发达的一个区域,在这个地方,上世纪60年代初期,许慈玉决定以卖凉茶为生,他将古方龟苓膏、苦茶(廿四味)、五花茶及菊花茶等放在一个手推车上,沿街叫卖,车上印有“许留山凉茶及龟苓膏”。
  1968年,许慈玉终于从行商转为坐商,在元朗大棠路开设街位凉茶档。所谓凉茶档,还跟现在的流动商贩相似,不过位置相对固定而已。许留山真正站稳脚跟,是1970年代在同区开张了一个凉茶铺,后来迁至炮仗坊,即现在老铺原址。到这里,许慈玉的凉茶铺还非常普通,不过是初步完成原始积累,开了个小商铺而已。至今,南方很多不那么繁华的街道还有凉茶铺,几个大铁壶,里面放着凉茶,需要什么就冲到杯子里,一般都是带走喝。以前这类店铺更多,现在日渐减少了。在元朗戏院附近还有一家许留山,半开放结构,样子古朴,和消费者其他地方见到的明亮光鲜形象不同,就跟一家小吃店有点相似,生意寥寥,服务员和街铺的其他服务员一样,有50岁左右。
  如果许慈玉一直这样开下去,可能早就消失了,等不到现在的关铺风波。所幸的是,许慈玉的后人在80年代对许留山进行革新,开始兼售椰汁、糖不甩、萝卜糕等甜品小吃。这就有点像星巴克里面卖各种点心,创造需求,提高客单价,不过从形式到实质,这还是凉茶铺子。真正让许留山脱胎换骨的,是1992年首创芒果西米捞掀起热潮,带领许留山踏上港式鲜果甜品之路。
  许留山走出了凉茶,走进了甜品世界,芒果和许留山几乎划上等号。至今,去许留山消费,必点的几样也都和芒果有关。内地现在有很多水果和冰结合的店铺,在南方人流量大的路口,干脆就卖冰鲜的水果,生意也很好。后来许家第三代又有所创新。推出了以港式甜品为基础,结合港式手作点心的豆腐慕斯烧卖、咖喱飞鱼籽鱼蛋、姜撞奶粒粒西多士等。不过这些看似热闹,并没有给许留山质的转变,许留山和芒果冰依然捆绑在一起,许家创业的关键是第二代。
  立足香港后,许留山加快扩张速度。2004年进军内地,首站选择广州和上海。2008年,许留山在深圳开出了首家门店,正式进入内地市场,随后版图继续扩大,华南、华东、华北、华中、西南都有门店。2012年进军马来西亚,走向东南亚市场,并于2016年开出首家副线品牌Mango Cottage。2017年许留山进军韩国,首店开在首尔。目前许留山有近300家店面,足迹遍布中国大陆、香港地区、澳门地区及马来西亚、韩国等国家和地区,2018年,温哥华也开了分店。
  2009年,也许是迫于竞争压力,或许是不能适应快速扩张的管理,或许是为了及时套现,许留山的主人在2009年前后,将全部股权卖给马来西亚一家投资公司 Navis Capital。随即,许留山和广州许留山闹了矛盾,2010年,广州许留山更名为邓留山。当事人称2004年与香港许留山签订合作合同,签约合作时间不少于8年,由香港许留山传授技术,他称香港许留山投诉广州的许留山冒用商标,是因为香港许留山出售后,新主人不承认以前的合作。
  2015年10月,许留山被黄记煌以5亿港元收购,根据当时收购的情况,许留山截至2015年底的资产净值为2.53亿港元,2015年转盈为亏,除税后的亏损金额为825.86万港元,煌天国际指亏损是由于香港地区整体经济低迷所致。
  竞争压顶
  人们发达之后,喜欢重塑历史,许留山被塑造为一个医生,偶得清宫内龟苓膏配方,研制成功后命名为许留山龟苓膏,原作为医药用途。这跟一家止痒洗发水起家的公司有点相似,该公司将家族塑造为名医世家。
  不管怎么说,家人愿意用许留山这个名字,国人尊敬长辈,意味着他们将会尽最大可能投入,不会辱没这个招牌和这个名字。许留山诉讼状显示,许留山于2018年1月与粉岭名都商场铺位业主签订为期24个月的租约,以月租20万港元租用该铺位,并需支付冷气费及管理费等,但许留山并没有支付去年8月至11月的租金,且在11月租约到期后一直占用该铺位。粉岭并不位于香港最火的商圈,20万月租金,每天就要6600元,相当于130杯芒果西米捞,真不便宜。同时,许留山蓝田汇景广场店从去年10月便开始欠租,金额已经超过19万元,目前也被业主入禀高等法院,要求收回店铺。
  去年生意就不好,再加上疫情冲击,消费者不敢聚集,餐饮休闲一定不会好。香港生意不景气,关铺的不止许留山,近些年很多街坊老店交不起租金也关店。但许留山有特殊含义,在很多人看来,香港是繁华的大都市,当年街边的甜水商铺,是香港的代表,时代就跟着这些商铺一起,滚存在记忆中,当这些商铺消失,同时消失的似乎还有那个时代。

  许留山发展到全球连锁,已经非常不错,创始人早早脱手,一般手里还会掌握品牌,以授权使用费的方式保有收入。但还是有很多遗憾,比如被同样来自香港的后起之秀——满记甜品(创于1995年)反超,许留山的品牌影响力和市场份额依然很小,满记甜品目前在全国就有400家门店,是许留山的两倍。
  许留山的麻烦还有公司正在面临喜茶这类饮品强力竞争,不管什么茶,在咖啡因的加持下,不仅口感好,关键是会上瘾。现在很多知名品牌,当年就是从一家小摊点走出来。湾仔码头创始人,人称水饺皇后的臧健和,1977年带着两个女儿去泰国与丈夫团聚,辗转到香港,一天打三份工养活女儿,十分辛苦,她在香港湾仔码头摆摊卖起了饺子,大受欢迎,走进一家日本超市,从此打下一片天地。不过和许留山不同,湾仔码头可以批量生产,对人力、对店铺的依赖没有那么大,许留山始终面临更为激烈的竞争。
  有些产业天生就竞争激烈,不容易。EB5创业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