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苏州、深圳、厦门外贸依存度超100%

东莞、苏州、深圳、厦门外贸依存度超100% 中西部中心城市成为内陆开放新高地
四城外贸依存度超100% 中西部中心城市成为内陆开放新高地

  四城外贸依存度超100% 中西部中心城市成为内陆开放新高地
  作者: 林小昭
  城市经济外向度也叫外贸依存度,是指一个城市、地区的对外贸易总额占GDP的比重,它反映了一个地区经济与国际经济联系的紧密程度。那么在我国,哪些城市的外向度最高呢?
  第一财经记者统计梳理了35个主要城市外贸进出口总额与GDP的比值,当前外向度高的城市主要集中在珠三角、长三角、闽南等地。其中东莞、苏州、深圳、厦门均超过100%。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肖鹞飞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外贸需求的冲击很有可能会大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尤其是二季度的冲击会很大。因此外向度高的城市如东莞、苏州等,本轮面临的影响也会比较大。
  面对严峻的外贸形势,国家也审议通过了包括完善出口退税、增加外贸信贷投放和加大出口信用保险支持等举措。截至目前,全国超过76%的重点外贸企业产能恢复率已经超过70%。
  “世界工厂”东莞外向度最高
  统计显示,有13个城市的外贸依存度超过了50%,分别是东莞、苏州、深圳、厦门、金华、上海、北京、中山、宁波、大连、无锡、天津、青岛,主要都是来自沿海地区。
  其中,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城市名列前茅,包括珠三角的东莞、深圳、中山和珠海,长三角的苏州、金华、上海、宁波和无锡。此外环渤海地区有北京、天津和大连。
  东莞、苏州、深圳和厦门这四个城市的外贸依存度都超过了100%。“世界工厂”东莞更是以145.5%高居榜首,并且领先第二名苏州较大的距离。
  1978年,中国第一家来料加工厂——太平手袋厂在虎门成立,标志着东莞外资经济的正式起步,通过“三来一补”方式完成原始资本积累。1988年,东莞升格为地级市,外向型经济高速发展。1995年,东莞的进出口总额达到1285.31亿元,而同年全市GDP总量仅为296.29亿元,外向依存度达到433.8%的历史最高值。
  随着加工出口贸易的发展,东莞逐渐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基地之一,形成以电子信息、电气机械、纺织服装、家具、玩具、造纸及纸制品业、食品饮料、化工等八大产业为支柱的现代化工业体系。
  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让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东莞受到巨大冲击。经济增速从两位数放慢到个位数,甚至在2009年一季度出现负增长。其后,东莞加快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近年来东莞的外贸依存度明显降低,但仍是我国外贸依存度最高的城市。
  当下随着欧美疫情的蔓延,外贸出口企业的订单或取消或延迟,外向度高的城市受到的冲击很大。肖鹞飞说,当前欧美的主要需求是医疗物资以及生活必需品,对其他产品的需求按下了“暂停键”。再加上物流供应链的问题,很多产品也出不去。
  3月中下旬以来,东莞多家企业传出关闭、放假等消息。
  比如,3月23日,一张“东莞精度表业有限公司”的公告在网上流传。公告称,当前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欧美地区尤为严重,因最大客户美国宝利“FOSSIL”取消订单,公司面临随时关停的风险,不得不宣告放假三个月,同时接受全体员工辞职。
  该公司多位员工也向第一财经记者确认了该公告。一位精度表业的车间生产干部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16年左右,仅精度的表壳月产量就有17万左右,但是2019年末下降到了8万左右,同时企业也在大量裁工。但这次疫情加速了企业的经营危机。这次宣布停止下单的宝利是公司的重要客户,平均占到公司订单的70%~80%,对公司的打击确实很大。
  不过,对不同行业的出口企业来说,面临的情况和冲击不尽相同,企业各自的应对方式也各不相同。卫浴产品出口企业、广东渼洁集团总裁罗小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公司之前也遇到订单被取消的风险,但通过与客户协商商谈,尤其是通过给一定的折扣让利,最终顺利执行完订单,但当前4、5月份还有订单做,到6月份订单比较少。
  中西部城市外贸崛起
  除东莞外,苏州、深圳、厦门的外贸依存度也超过了100%。其中苏州达到了113.9%,位居第二。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大量的外资进入到苏州这个紧邻上海的文化名城,苏州经济开始腾飞。尤其是2001年之后的几年,苏州成为全国最耀眼的明星城市。2005年,苏州工业总产值突破万亿大关,是继上海之后第二个工业总产值和规模以上工业产值超越万亿的城市。苏州的快速发展也一度被外界称为“苏州模式”,并被各地争相模仿。
  厦门是改革开放最初的四个经济特区之一。多年来厦门以港立市,2018年的外贸依存度高达125.3%;外贸竞争力位居全国百强城市第5位;外贸集装箱吞吐量占比接近七成,外贸已经成为全厦门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沿海地区的制造业大市,其外向度反而不高。比如泉州、温州、南通都低于30%。以泉州为例,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泉州的主要产业如鞋帽、食品等内销占据了大部分,因此受外贸出口受阻的影响比较小。不过,他也表示,由于港口之间的竞争,一些港口城市为了吸引货源,出台了一些优惠举措,这也会带来部分城市外贸出口量比较大。
  沿海地区之外,中西部城市中,只有三个城市的外向度超过了30%,分别是郑州、西安和成都。其中,郑州以35.6%位居中西部第一位。
  丁长发表示,郑州这些年招商引资力度很大,光富士康的进驻就带动了河南外贸出口产业大发展,使河南成为中部外贸出口最大的省份。资料显示,自2011年下半年富士康苹果手机项目进驻河南空港经济区以来,全省外贸进出口突飞猛进。富士康占河南省外贸进出口的比重从2011年的28.7%,一路攀升至最高峰2015年的67.5%。
  另一方面,尽管中西部地区主要城市的外向度仍明显低于沿海地区,但是近几年随着产业由沿海向中西部的转移,中西部的不少中心城市逐渐成为内陆地区对外开放的新高地。
  去年7月,中国海关总署主办的《中国海关》杂志公布了2018年“中国外贸百强城市”排名。榜单显示,尽管中西部城市仍没有城市进入前十名。但在第10到20名中,却占据5城之多,分别是第13位的重庆、第14位的西安、第16位的郑州、第17位的武汉和第18位的成都。第一财经记者查阅资料发现,5城入围前20,也创下来了历年来的新高。EB5创业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