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攻略:中国产呼吸机如何出口欧盟 美国 澳洲 加拿大 韩国 日本

外贸攻略:中国产呼吸机如何出口欧盟 美国 澳洲 加拿大 韩国 日本

目前,“救命”的呼吸机也陷入全球性缺货。

据彭博社援引报道,现在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不想从中国购买呼吸机。那么中国国产的呼吸机该如何出口?需要哪些材料和资质?

据中国商务部网站消息,中国商务部、中国海关总署、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有序开展医疗物资出口的公告。公告称,自4月1日起,出口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呼吸机、红外体温计的企业向海关报关时,须提供书面或电子声明,承诺出口产品已取得中国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符合进口国(地区)的质量标准要求。

呼吸机的海关编码(HSCode)

呼吸机归入商品编码90192000项下(臭氧治疗器,氧气治疗器等器具,还包括喷雾治疗器、人工呼吸器或其他治疗用呼吸器具)。

1、9019200010(具有自动人机同步追踪功能或自动调节呼吸压力功能的无创呼吸机),关税税率4%。呼吸机自2015年开始列入法检商品,进口需要向海关报检。
2、9019200090(其他臭氧治疗器,氧气治疗器等器具),关税税率4%,进口需要向海关报检。根据《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试行开展对美加征关税商品排除工作的公告》(税委会公告〔2019〕2号),90192000税号下不在排除清单范围内商品的商品编码为9019200090。

呼吸机出口需要哪些认证?

出口医疗器械需要许可证,需要提供《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许可证》,另外还需具备国外相应的认证:

1、欧盟需要唯一被欧盟指令授权并有资格的机构EEA成员国的医疗器械主管机关(Competent Authorities, Cas)出具自由销售证书(Free Sale Certificate) 。企业如有CE标志并进行了相关指令中要求的欧盟注册后,出口欧盟就不需要自由销售证书。如出口其他非欧盟国家注册,有些国家政府还会企业提供自由销售证书。

2、出口美国需要美国的FDA注册,而且美国FDA规定,国外的医疗器械必须指定一位美国代理人,该美国代理人负责紧急情况和日常事务交流。EB5创业投资

3、出口澳洲的治疗商品管理局(Therapeutic Goods Administration, TGA)注册。如果企业产品已经获得CE标志,则产品类别可以按照CE分类。

4、所有进入加拿大市场销售的医疗器械,无论是加拿大本地生产的或是进口的,均需获得加拿大医疗器械主管部门—加拿大卫生部(Health Canada)依据CMDCAS进行评估的许可和产品注册制度。加拿大实行政府注册结合第三方的质量体系审查。所谓第三方是指经加拿大标准委员会(SCC)所认可的能够进行加拿大医疗器械合格评定体系审核的第三方机构。

5、出口韩国需要KFDA认证

KFDA认证是指韩国食品药品管理局(KFDA)颁发的境内产品生产和销售许可证。

韩国卫生福利部(MinistryofHealthandWelfare,MHW),简称卫生部,主要负责管食品、药品、化妆品和医疗器械的管理,是最主要的卫生保健部门。依照《医疗器械法》,韩国卫生福利部下属的食品药品安全部负责对医疗器械的监管工作。

韩国医疗器械法把医疗器械分为4类(Ⅰ、Ⅱ、Ⅲ、Ⅳ),这种分类方法与欧盟对医疗器械的分类方法非常相似。

Ⅰ类:几乎没有潜在危险的医疗器械;

Ⅱ类:具有低潜在危险的医疗器械;

Ⅲ类:具有中度潜在危险的医疗器械;

Ⅳ类:高风险的医疗器械。

6、出口日本需要PMDA认证

医疗器械公司希望把产品投放到日本市场必须要满足日本的Pharmaceutical and Medical Device Act (PMD Act),但是语言问题和复杂的认证程序还是日本医疗器械注册的一个困难点。

在PMD Act的要求下,TOROKU注册系统要求国内的制造商必须向政府授权的当地的主管机关注册工厂信息,包括产品设计,生产,关键工序的信息;国外的制造商必须向PMDA注册制造商信息。

东莞、苏州、深圳、厦门外贸依存度超100%

东莞、苏州、深圳、厦门外贸依存度超100% 中西部中心城市成为内陆开放新高地
四城外贸依存度超100% 中西部中心城市成为内陆开放新高地

  四城外贸依存度超100% 中西部中心城市成为内陆开放新高地
  作者: 林小昭
  城市经济外向度也叫外贸依存度,是指一个城市、地区的对外贸易总额占GDP的比重,它反映了一个地区经济与国际经济联系的紧密程度。那么在我国,哪些城市的外向度最高呢?
  第一财经记者统计梳理了35个主要城市外贸进出口总额与GDP的比值,当前外向度高的城市主要集中在珠三角、长三角、闽南等地。其中东莞、苏州、深圳、厦门均超过100%。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肖鹞飞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外贸需求的冲击很有可能会大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尤其是二季度的冲击会很大。因此外向度高的城市如东莞、苏州等,本轮面临的影响也会比较大。
  面对严峻的外贸形势,国家也审议通过了包括完善出口退税、增加外贸信贷投放和加大出口信用保险支持等举措。截至目前,全国超过76%的重点外贸企业产能恢复率已经超过70%。
  “世界工厂”东莞外向度最高
  统计显示,有13个城市的外贸依存度超过了50%,分别是东莞、苏州、深圳、厦门、金华、上海、北京、中山、宁波、大连、无锡、天津、青岛,主要都是来自沿海地区。
  其中,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城市名列前茅,包括珠三角的东莞、深圳、中山和珠海,长三角的苏州、金华、上海、宁波和无锡。此外环渤海地区有北京、天津和大连。
  东莞、苏州、深圳和厦门这四个城市的外贸依存度都超过了100%。“世界工厂”东莞更是以145.5%高居榜首,并且领先第二名苏州较大的距离。
  1978年,中国第一家来料加工厂——太平手袋厂在虎门成立,标志着东莞外资经济的正式起步,通过“三来一补”方式完成原始资本积累。1988年,东莞升格为地级市,外向型经济高速发展。1995年,东莞的进出口总额达到1285.31亿元,而同年全市GDP总量仅为296.29亿元,外向依存度达到433.8%的历史最高值。
  随着加工出口贸易的发展,东莞逐渐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基地之一,形成以电子信息、电气机械、纺织服装、家具、玩具、造纸及纸制品业、食品饮料、化工等八大产业为支柱的现代化工业体系。
  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让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东莞受到巨大冲击。经济增速从两位数放慢到个位数,甚至在2009年一季度出现负增长。其后,东莞加快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近年来东莞的外贸依存度明显降低,但仍是我国外贸依存度最高的城市。
  当下随着欧美疫情的蔓延,外贸出口企业的订单或取消或延迟,外向度高的城市受到的冲击很大。肖鹞飞说,当前欧美的主要需求是医疗物资以及生活必需品,对其他产品的需求按下了“暂停键”。再加上物流供应链的问题,很多产品也出不去。
  3月中下旬以来,东莞多家企业传出关闭、放假等消息。
  比如,3月23日,一张“东莞精度表业有限公司”的公告在网上流传。公告称,当前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欧美地区尤为严重,因最大客户美国宝利“FOSSIL”取消订单,公司面临随时关停的风险,不得不宣告放假三个月,同时接受全体员工辞职。
  该公司多位员工也向第一财经记者确认了该公告。一位精度表业的车间生产干部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16年左右,仅精度的表壳月产量就有17万左右,但是2019年末下降到了8万左右,同时企业也在大量裁工。但这次疫情加速了企业的经营危机。这次宣布停止下单的宝利是公司的重要客户,平均占到公司订单的70%~80%,对公司的打击确实很大。
  不过,对不同行业的出口企业来说,面临的情况和冲击不尽相同,企业各自的应对方式也各不相同。卫浴产品出口企业、广东渼洁集团总裁罗小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公司之前也遇到订单被取消的风险,但通过与客户协商商谈,尤其是通过给一定的折扣让利,最终顺利执行完订单,但当前4、5月份还有订单做,到6月份订单比较少。
  中西部城市外贸崛起
  除东莞外,苏州、深圳、厦门的外贸依存度也超过了100%。其中苏州达到了113.9%,位居第二。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大量的外资进入到苏州这个紧邻上海的文化名城,苏州经济开始腾飞。尤其是2001年之后的几年,苏州成为全国最耀眼的明星城市。2005年,苏州工业总产值突破万亿大关,是继上海之后第二个工业总产值和规模以上工业产值超越万亿的城市。苏州的快速发展也一度被外界称为“苏州模式”,并被各地争相模仿。
  厦门是改革开放最初的四个经济特区之一。多年来厦门以港立市,2018年的外贸依存度高达125.3%;外贸竞争力位居全国百强城市第5位;外贸集装箱吞吐量占比接近七成,外贸已经成为全厦门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沿海地区的制造业大市,其外向度反而不高。比如泉州、温州、南通都低于30%。以泉州为例,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泉州的主要产业如鞋帽、食品等内销占据了大部分,因此受外贸出口受阻的影响比较小。不过,他也表示,由于港口之间的竞争,一些港口城市为了吸引货源,出台了一些优惠举措,这也会带来部分城市外贸出口量比较大。
  沿海地区之外,中西部城市中,只有三个城市的外向度超过了30%,分别是郑州、西安和成都。其中,郑州以35.6%位居中西部第一位。
  丁长发表示,郑州这些年招商引资力度很大,光富士康的进驻就带动了河南外贸出口产业大发展,使河南成为中部外贸出口最大的省份。资料显示,自2011年下半年富士康苹果手机项目进驻河南空港经济区以来,全省外贸进出口突飞猛进。富士康占河南省外贸进出口的比重从2011年的28.7%,一路攀升至最高峰2015年的67.5%。
  另一方面,尽管中西部地区主要城市的外向度仍明显低于沿海地区,但是近几年随着产业由沿海向中西部的转移,中西部的不少中心城市逐渐成为内陆地区对外开放的新高地。
  去年7月,中国海关总署主办的《中国海关》杂志公布了2018年“中国外贸百强城市”排名。榜单显示,尽管中西部城市仍没有城市进入前十名。但在第10到20名中,却占据5城之多,分别是第13位的重庆、第14位的西安、第16位的郑州、第17位的武汉和第18位的成都。第一财经记者查阅资料发现,5城入围前20,也创下来了历年来的新高。EB5创业投资

一位外贸小企业主的自述:运费已成为不可承受之重

一位外贸小企业主的自述:运费已成为不可承受之重
一位外贸小企业主的自述:运费已成为不可承受之重
  原标题:一位外贸小企业主的自述:2月愁复产,3月愁物流,运费已成为不可承受之重
  按照平时的情况,空运运费一般占到他们货值的20%到30%,涨回全价后,运费成为了不可承受之重。...
  1月17号,刘海洋(化名)发了条朋友圈:出完这批货就放假了,希望明年会更好!
  那一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三,几天之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迅速波及全国。刘海洋是深圳一家光纤通信设备的小企业主,2011年成立了公司,主要做光纤通讯产品的研发设计,产品生产外包给深圳本地的工厂,再出口到美国,去年一年的出口额大概为200万美元。
  一场让人措手不及的疫情,让他的公司1-2月毛利下降到了只有去年同期的15%左右。“明年会更好”的期待,至少在一季度已经落空。
  2月中旬的时候,因为积压了不少订单,企业又迟迟未能复工,刘海洋表示“急疯了”。好在国内疫情逐渐好转,进入3月,合作工厂恢复了30%-40%的生产能力,目前全部复工复产。
  “我们手上现在做的订单主要是3月中上旬下的,产能还是有些紧张,工人不够,每年都这样,年后会有一批工人流失。”3月30日,刘海洋表示。
  但总体情况在好转,生产在逐渐赶上,新的订单也在恢复,刘海洋预计,一季度整体算下来,毛利能恢复到去年同期的40%。
  然而,作为一家出口导向的企业,疫情在海外的蔓延,又在给他增加新的不确定性。
  无法负担的运费
  刘海洋的客户主要来自美国东岸。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显示,全美新冠肺炎确诊感染病例已经超过14万例。
  上个星期,刘海洋还在朋友圈里说,这段时间给国外客户发货,都会顺便放一些口罩。在这个地球村里,要互相帮助,雪中送炭而不是落井下石。
  但几天后,口罩也难以送出去了,物流成为了他最大的难题。
  他们的货很多是走空运或者三大国际快递。但现在很多客运和货运航空公司的航班被取消,货物涌向三大国际快递公司。其中一家快递公司的邮件信息显示,“随着中国大部分地区逐步复工复产,对中国出口运力的需求也快速增长,我们不得不采取舱位控制的措施。”
  刘海洋说,“我们跟快递公司都是按年签订长期协议,协议价一般比公开价低很多。大货一般走经济型的,价格低一些,时效也相对慢一些。但上周他们突然说大货不接经济型的,只接Priority(优先型),价格高很多,过了几天又说大货Priority也不接了,只接全价的。”
  按照平时的情况,空运运费一般占到他们货值的20%到30%,涨回全价后,运费成为了不可承受之重。
  目前,已经生产好的货物积压在刘海洋的合作工厂里,好在仓储成本暂时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如果迟迟不运出去,刘海洋担心的,是客户的付款问题。
  “物流费用是由客户到付的,我们现在还在跟客户协调,客户也没有什么好方法,只能先等一等。”刘海洋说。
  他向海运的货代打听情况,得知海运暂时所受影响并不太大,但一般情况下,海运到美国需要大约40天的时间,海运货物一般是客户用作库存的,空运的则是急单,3到7天就到了。
  关于供应链的思考
  对于做国际生意的刘海洋而言,这并非他近两年来唯一遇到的问题。
  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刘海洋出口的光纤通讯产品,被列入了首批“美国对中国价值500亿美元的输美产品征收25%的关税”清单。刘海洋的美国客户曾向他们提出,希望把生产线转移到越南,以避免贸易战的影响。
  但在刘海洋看来,这基本不太可行。他对中国的几大优势有信心:一是产业配套完善,方圆几十公里的范围之内,所有的生产配件都可以找齐;二是产品质量好,并且价格不算高,有性价比优势;三是物流快,去美国的货一般走空运或者快递,很快就能运抵美国。
  “越南没有产业链。原材料供应就跟不上。听说有同行在越南开厂的,原材料管理人员都要从中国过去。”刘海洋说。
  一场突发的疫情,有些改变了刘海洋的看法。3月初的时候,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短期看来,疫情的影响可控,但长期就怕客户对中国的供应链的可靠性产生怀疑,另辟蹊径。
  这不只是他一个人的担心,并且,随着疫情在世界范围内蔓延,这种担心也不再只是面向某一个特定的经济体。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智库研究与信息部部长郑宇劼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疫情暴露出看似强大的全球供应链脆弱的一面,未来的不确定性风险会更加纳入产能布局考量,包括发达国家会考虑布局本土产能以对冲风险,在不确定性下,分散布局、保持一定的弹性是最优决策。
  曾任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的劳里·加勒特(Laurie Garrett)有着类似的观点,她认为,全球化使得企业能够在全球范围内组织生产,并及时地将产品投入市场,从而降低了仓储成本。库存若搁置超过几天,便会被认为是市场失灵。新冠病毒证明,病原体不仅会感染人类,而且能够破坏整个实时生产系统。在这种影响下,全球资本主义可能会进入一个戏剧性的新阶段:为了免于未来遭受破坏,供应链会更加靠近国内且充斥着剩余。这可能会降低企业的短期利润,但也会使得整个系统更具弹性。
  刘海洋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个人觉得这是必然的。”
  这是否会在未来影响他的出口生意?刘海洋仍然有他乐观的一面,“这个过程应该不是一蹴而就的。” MCN整合营销

外汇局:1-2月中国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收入21943亿元

外汇局:1-2月中国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收入21943亿元
外汇局:1-2月中国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收入21943亿元

  原标题:外汇局:1-2月中国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收入21943亿元
  中新网3月27日电 国家外汇管理局27日在官网公布2020年1-2月我国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数据。数据显示,2020年1-2月,我国国际收支口径的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收入21943亿元,支出24569亿元,逆差2626亿元。
  其中,货物贸易收入19556亿元,支出19917亿元,逆差361亿元;服务贸易收入2387亿元,支出4652亿元,逆差2266亿元。
  按美元计值,2020年1-2月,我国国际收支口径的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收入3153亿美元,支出3531亿美元,逆差377亿美元。其中,货物贸易收入2810亿美元,支出2862亿美元,逆差52亿美元;服务贸易收入343亿美元,支出669亿美元,逆差326亿美元。MCN整合营销

海关总署:2020年前2个月中国外贸进出口4.12万亿元

海关总署:2020年前2个月中国外贸进出口4.12万亿元
海关总署:2020年前2个月中国外贸进出口4.12万亿元

  前2个月我国外贸进出口4.12万亿元
  据海关统计,今年前2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4.12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同)下降9.6%。其中,出口2.04万亿元,下降15.9%;进口2.08万亿元,下降2.4%;贸易逆差425.9亿元,去年同期为顺差2934.8亿元。
  按美元计价,前2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5919.9亿美元,下降11%。其中,出口2924.5亿美元,下降17.2%;进口2995.4亿美元,下降4%;贸易逆差70.9亿美元,去年同期为顺差414.5亿美元。
  一般贸易进出口比重继续提升。前2个月,我国一般贸易进出口2.5万亿元,下降9.2%,占我外贸总值的60.6%,比去年同期提升0.3个百分点。其中,出口1.19万亿元,下降16.6%;进口1.31万亿元,下降1.2%;贸易逆差1243.5亿元,去年同期为顺差962.2亿元。同期,加工贸易进出口9545.4亿元,下降16.4%,占23.1%,下滑1.9个百分点。其中,出口5755亿元,下降20.9%;进口3790.4亿元,下降8.5%;贸易顺差1964.5亿元,收窄37.3%。此外,我国以保税物流方式进出口5001.7亿元,增长0.2%,占我外贸总值的12.1%。其中,出口1511.6亿元,下降8.2%;进口3490.1亿元,增长4.3%。
  对东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逆势增长,对欧盟、美国和日本进出口下降。前2个月,东盟为我第一大贸易伙伴,我与东盟贸易总值5941.1亿元,增长2%,占我外贸总值的14.4%。其中,我对东盟出口3090.8亿元,下降3.6%;自东盟进口2850.3亿元,增长9%;对东盟贸易顺差240.5亿元,收窄59.3%。欧盟(不含英国)为我第二大贸易伙伴,与欧盟贸易总值为5574.2亿元,下降14.2%,占我外贸总值的13.5%。其中,我对欧盟出口3160.6亿元,下降17.1%;自欧盟进口2413.6亿元,下降9.9%;对欧盟贸易顺差747亿元,收窄34.1%。美国为我第三大贸易伙伴,中美贸易总值为4225亿元,下降19.6%,占我外贸总值的10.2%。其中,我对美国出口3001亿元,下降26.5%;自美国进口1224亿元,增长4.3%;对美贸易顺差1777亿元,收窄38.9%。日本为我第四大贸易伙伴,中日贸易总值为2749.5亿元,下降15.3%,占我外贸总值的6.7%。其中,对日本出口1187.4亿元,下降23.3%;自日本进口1562.1亿元,下降8%;对日贸易逆差374.7亿元,扩大1.5倍。同期,我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计进出口1.31万亿元,增长1.8%,高出全国整体增速11.4个百分点,占我外贸总值的31.7%,比重提升3.5个百分点。
  民营企业进出口降幅小、比重提升。前2个月,民营企业进出口1.73万亿元,下降6.6%,小于整体降幅3个百分点,占我外贸总值的41.9%,比去年同期提升1.3个百分点。其中,出口1.05万亿元,下降12.8%,占出口总值的51.6%;进口6724.2亿元,增长5.1%,占进口总值的32.3%。同期,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1.6万亿元,下降13.8%,占我外贸总值的38.9%。其中,出口7745.4亿元,下降20.4%;进口8302.4亿元,下降6.7%。此外,国有企业进出口7806.7亿元,下降5%,占我外贸总值的18.9%。其中,出口2097.6亿元,下降12.4%;进口5709.1亿元,下降2%。
  机电产品和纺织服装等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下降。前2个月,我国机电产品出口1.2万亿元,下降14.9%,占出口总值的58.8%。其中,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零部件出口1389.5亿元,下降26%;手机1003.1亿元,下降14.2%。同期,服装出口1122.6亿元,下降18.7%纺织品962.3亿元,下降18.7%;塑料制品569.9亿元,下降14.8%;家具443.8亿元,下降21.6%;鞋靴398.3亿元,下降18.8%;箱包218.4亿元,下降17.4%;玩具179.4亿元,下降25.7%。此外,钢材出口781.1万吨,减少27%;汽车(含底盘)15.2万辆,增加0.5%
  铁矿砂、原油、天然气、大豆等商品进口量增加,大宗商品进口均价涨跌互现。前2个月,我国进口铁矿砂1.8亿吨,增加1.5%,进口均价为每吨631.8元,上涨17.5%;原油8608.8万吨,增加5.2%,进口均价为每吨3405.8元,上涨10.9%;煤6806万吨,增加33.1%,进口均价为每吨515.9元,下跌4%;天然气1780.2万吨,增加2.8%,进口均价为每吨2764.6元,下跌16.9%;大豆1351.4万吨,增加14.2%,进口均价为每吨2828.5元,下跌7.2%;成品油494.3万吨,减少13.6%,进口均价为每吨4090.5元,上涨12.7%初级形状的塑料519.6万吨,减少5.5%,进口均价为每吨9333.9元,下跌8.8%;钢材204.1万吨,增加2.1%,进口均价为每吨7077.4元,下跌13.5%;未锻轧铜及铜材84.6万吨,增加7.2%,进口均价为每吨4.5万元,下跌0.2%。此外,机电产品进口8315.8亿元,下降6.1%;其中集成电路708.2亿个,增加26.2%,价值2989.2亿元,增长6.8%;汽车(含底盘)13.6万辆,减少11.3%,价值473.7亿元,下降4.5%。MCN整合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