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投资:Tim Hortons咖啡获腾讯投资 将在全国开设1500多家咖啡门店

Tim Hortons咖啡获腾讯投资 将在全国开设1500多家咖啡门店
Tim Hortons咖啡获腾讯投资 将加速中国市场拓展和数字化升级
Tim Hortons中国(简称Tims中国)宣布,最新获得来自腾讯的投资,但并未公布具体投资金额。Tims中国表示,计划利用这笔资金加速市场拓展,计划在全国开出1500多家门店,同时加速数字化升级。
Tim Hortons隶属于餐饮品牌国际有限公司(Restaurant Brands International Inc.,以下简称RBI),Tims中国是 RBI和笛卡尔资本集团(Cartesian Capital Group)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成立后于2019年2月在中国上海开设了第一家店。
目前Tims中国已在中国开设了近50家门店,大部分在上海,并计划在全国开设1500多家门店。Tims中国计划利用这笔资金进一步扩大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加速数字化升级,同时迅速开设更多门店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全球的跨境合作伙伴关系将持续为企业带来巨大价值,Tims中国此次合作的成功有望成为全球数字合作的绝佳参考,我们感到无比期待。”餐饮品牌国际有限公司亚太区总裁西迪基·萨米(Sami Siddiqui)表示。
“我们非常高兴获得腾讯的投资,期待能够挖掘中国咖啡市场的巨大潜力。” Tims中国首席执行官卢永臣表示:“腾讯建立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平台,打通了消费者线上和线下的生活,我们将加快数字化创新,包括使用微信小程序等,为顾客带去更好的消费体验。”
中国的咖啡行业方兴未艾,人均消费量相对于国际水平有较大的增长空间,有望继续保持每年两位数的增长。

创业投资:碧桂园创投与双湖资本 两位女首富的资本战争

创业投资:碧桂园创投与双湖资本 两位女首富的资本战争
碧桂园创投与双湖资本 两位女首富的资本战争

  虽然这位小杨主席在各种富豪榜上常年居于吴亚军之前,在投资板块却算是一位后辈。
  观点地产网 “你以为你的对手是友商,其实你的对手是时代。”这几年身处行业危机中的地产商们,应该对这句话感触良多。
  在圈子里,房企在住宅主业之外开展多元化投资的行为已见怪不怪。更甚者,不满足于“小打小闹”,在实业的范畴外设立真正的资本板块乃至独立分支的集团,把触手伸向各类新型产业投资。
  龙湖女当家吴亚军是一个。早在2013年,吴亚军成立了双湖资本作为家族财富管理平台。自2016年起,双湖资本已投资了Uber、宝宝树、Airbnb、流利说、印象笔记、千丁等,官网显示截至目前已投资了近100家基金,30余家直接投资企业。
  另一个女首富则是杨惠妍,在上任碧桂园联席主席之后主要负责集团的战略投资及新业务探索。虽然这位小杨主席在各种富豪榜上常年居于吴亚军之前,在投资板块却算是一位后辈。
  2019年1月,碧桂园创投正式成立。之后的一年中,这家初生公司的不少投资动作都引来关注,如贝壳找房、大搜车、企业杏仁,甚至还有火箭公司蓝箭航天。
  于近日,刚传出参与了快兔物流B轮融资消息的碧桂园创投,于4月12日再次出现在上市企业帝欧家居的几则公告里。
  从火箭到家居
  据悉,帝欧家居主要从事卫生洁具、建筑陶瓷两大重要家居装饰、装修产品的生产、研发、销售。其中,卫浴板块主要经营国内高端卫浴品牌“帝王”,建筑陶瓷板块主要经营国内高端瓷砖品牌“欧神诺”瓷砖,据其介绍已广泛应用于房地产行业内知名企业所开发的物业项目。
  早在此前3月31日,帝欧家居披露2019年年报,去年实现营业收入55.7亿元,同比增幅29.2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5.66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8.7%,基本每股收益达1.49元。
  在4月12日的这几份涉及战略合作、认购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权益变动的公告中,表明了碧桂园创投这位战略投资者的入局。
  于当日,帝欧家居与深圳市碧桂园创新投资有限公司签署附条件生效的《战略合作暨非公开发行股份认购协议》,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引进碧桂园创投为公司战略投资者。
  定增预案显示,帝欧家居拟向碧桂园创投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26,766,595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99,999,994.60元,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价格为18.68元/股,约为帝欧家居4月10日收盘价26.05元/股折价三成。
  通过这次认购,碧桂园创投将持有帝欧家居6.50%的股份,并拟委派1名董事参与后者的经营管理。
  除此外,双方将在产品设计与研发、产品销售等领域开展战略合作。
  协议称,碧桂园创投提出的定制卫浴产品、陶瓷墙地砖产品在设计、功能、应用等方面的具体需求,帝欧家居须依靠自身资源提供对应的服务和产品;同时,碧桂园创投关联公司拥有众多地产开发项目,双方还将在住宅、商场、酒店等领域进行定制卫浴产品、高端陶瓷墙地砖产品供货合作。
  虽然在协议里规定了与碧桂园创投的合作内容,不过事实上帝欧家居与创投所属碧桂园集团开展业务合作多年。
  在帝欧家居披露的年报中可看到,于2018年、2019年,帝欧家居向碧桂园销售瓷砖等产品的收入分别为20.41亿元、13.28亿元,面对碧桂园的销售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比例分别达47.36%、23.85%。
  对于这次合作缘由,帝欧家居称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碧桂园创投,改善股东结构,助力公司发展;同时,通过合作碧桂园集团能够协助公司大幅开拓市场,促进公司产品销售和业绩提升。
  碧桂园创投方面则称,这是基于对上市公司经营理念、发展战略的认同及对上市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看好,从而进行的一项战略投资行为。
  这与此前碧桂园创投进行其他投资时的缘由相差无几。成立一年多以来,碧桂园创投已进行了多次引人关注的投资。去年3月,贝壳找房启动的D轮融资规模超过12亿美元,其中碧桂园创投投资了5000万美元,这也是碧桂园创投的投资清单中与房地产主业关联最高的一个项目。
  与之对比的是,去年底12月10日,蓝箭航天空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完成了5亿人民币的C轮融资,碧桂园创投成为了本轮融资的唯一投资方。
  而近日,除了帝欧家居外,于一星期前的4月7日传出消息,碧桂园创投还参与了快兔物流B轮融资,总募集金额在2亿元左右。据悉,快兔物流成立于2017年8月,是一家为中小企业提供一站式门到门运输服务的智能化物流平台,此前曾获红杉资本、创新工场、真格基金等机构的多轮投资。
  女首富们的资本战争
  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碧桂园创投核心团队累计投资项目已超过45个,累计并购企业超过12家,累计投资额度已超过100亿元。
  通过一年左右的时间,碧桂园创投斥资百亿勾画出了一个快速上扬的成长曲线。若与双湖资本对比的话,这两家分属不同地产女首富主导的企业展开的投资图谱也不尽相同。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在与所属地产集团的关系上,两家创投企业已有明显的差异。
  对于碧桂园创投的定位,虽无明确的股权关系指明它与上市公司碧桂园之间的联系,但是其在成立之初便明确是碧桂园集团从事股权投资的一级部门,负责集团除地产投资以外的对外股权投资业务。
  碧桂园创投管理合伙人代永波曾介绍过,公司成立的背景之一就是将集团非地产但又与主业有强战略协同的投资归于一处,便于统一管理。
  这样的定位也可从刚刚入主的帝欧家居身上得到验证,家居对于住宅开业业务无疑是有高度的协同作用,通过碧桂园创投的战略投资,碧桂园集团此后在家居服务上也获得了更有保障的提供。
  而于双湖资本而言,其更多是以吴亚军个人投资的角色低调存在。这家鲜少为人所知的投资机构成立于2013年04月,由两个股东分别持股50%,其中企业法人股东为天津祥毓和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自然人股东为吴亚军。
  同时,天津祥毓和泰唯一自然人股东为吴亚军。换而言之,双湖投资的全部股权均为吴亚军一人所有。
  但事实上,双湖资本却与龙湖并不能划上等号。不仅是双湖资本官网等公开信息中对龙湖集团的介绍少之又少,此前也有龙湖集团人士向媒体表明,双湖资本仅是吴亚军的个人生意,与龙湖集团没有任何关联。
  事实上,于2018年,龙湖集团也筹备成立了龙湖资本,主导财务性投资,长期关注高科技、大消费、新产业等方向,并助力高新产业的落地实施和全国布局。但目前,龙湖资本所进行的投资并不算多,公开得知的包括灵动科技、暖哇科技。
  即是说,成立不久的龙湖资本才是隶属于龙湖体系,而已发展成一定规模的双湖资本则更多是吴亚军个人的投资平台。
  除开与集团的关系之外,双方在投资类型方面也分属不同的赛道。
  碧桂园创投的投资业务类型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战略投资,专注的是地产生态链的上下游企业,强调将地产集团资源与标的实现战略协同;另一种则是直接的财务投资,目的是获得可观的财务收益,吸纳先进技术及企业,兼顾集团主业。
  具体而言,碧桂园创投落脚的领域多在大健康、大消费、大教育、AIoT、房产科技、物流及供应链等领域的项目和投资机会,如企鹅杏仁、大搜车、贝壳找房、塞飞亚农业科技等,投资对象也多以项目、企业为载体,显示投资项目超过45个,累计并购企业超过12家,
  而在投资领域方面已摸索多年的双湖资本,虽在投资领域上与碧桂园创投也有些许重合,如提到高科技、教育、消费、医疗健康这些类似业务,但其与地产相关的投资业务明显则少了一些。

  此外,特别的是,从投资对象载体上看,双湖资本已投资基金超过100个,同时投资企业超过30个。这也与双湖资本一开始的发展模式有关,从成立之初其便是从投资基金开始,包括General Catalyst、DFJ等一类老牌基金,也有True Ventures等垂直领域的基金。
  在投资于其他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板块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双湖资本才开始转向直投业务,即以成长期或成熟期的项目为主的项目跟投,包括后来被熟知的宝宝树、Uber、流利说等等。
  从目前投资金额规模上,碧桂园创投公布超过百亿资金,而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不完全统计,则应该至少超过180亿元左右的金额。EB5创业投资
  有业内人士对此表示,双湖资本更像是纯粹的市场化专业管理机构,不管在资产类别或投资领域上都更加贴近新兴产业;碧桂园创投则目前看起来会较为偏好与地产关联的业务。
  “这两年一级市场确实开始有转冷迹象,不少投资机构也有缩减投资力度,反而是房企把一些资金流入了产业链上的并购机会或者一些新科技、新经济。”该业内人士继而称。

斯坦福华人对话段永平:我们所有的成功都来自于“本分+平常心”

段永平:我们所有的成功都来自于“本分+平常心”

段永平在斯坦福与华人学生进行的交流分享

段永平:走捷径是迷路的最快的办法

作者:段永平
来源:段永平2018年9月30日在斯坦福与华人学生进行的交流分享

我们所有的成功,都来自于“本分+平常心”。

平常心,就是rational(理性),就是回到事物的本原,就是做对的事情,和把事情做对。StopDoing List(不为清单),说的是做对的事情,但做对的事情,要落实在不做不对的事情上。

很多人经常做一些明知是错的事情,是因为抵挡不了短期利益的诱惑。举例,OPPO/vivo的Stop DoingList:没有销售部(因为不需要谈生意);不单独和客户谈价钱(所有客户一个价,省了双方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10年20年加起来很恐怖啊);不代工(代工的产品没有大的差异化,很难有利润);没有有息贷款(永远不会倒在资金链断裂上。芒格说知道自己会在哪里死去就不去哪里,多数企业垮掉都是因为借了太多钱了。)

对话段永平

Q1. 对你来说什么东西是最重要的?为什么?

段永平:不同年龄答案是不同的。现在是家人、亲情、友情。这还需要说为什么吗?


Q2. 没有销售部,那你的价格决策机制是什么?

段永平:做市场调研,在上市的时候就尽可能定准价,错了及时调整。(电子产品)竞争的本质在于产品差异化,要做别人提供不了的东西。没有差异化,就成了日用基础商品,只能靠价格来竞争,很难挣钱。
Q3. 你有没有试图改变过性格和思维方式?

段永平:我觉得没有,性格很难改。中欧有个统计,世界500强的CEO中什么样的性格都有,而他们只有一个共性,就是integrity(诚实)

Q4. 中国民营企业应该怎么应对贸易战的挑战?

段永平:最主要的是取决于企业本身,做的好,有没有贸易战都无所谓。很多做的不好的企业,会拿贸易战当遮羞布。好的企业,危机来的时候,反而是机会。我们不贷款, 有充裕的现金流,所以每一次危机来的时候都是机会。

Q5. 投资早期企业的逻辑是什么?

段永平:我不投早期,只投上市企业投黄峥是因为个人原因,他是我朋友,我了解他、相信他。黄峥是我知道的少见的很有悟性的人,他关注事物本质。

Q6. 谈一谈营销方法论?

段永平:(外界)有个误解,以为我们很看重营销。其实对于我们来说,营销一点儿都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产品。没有哪家公司的失败,是因为营销失败。公司失败,本质都是因为产品的失败。当然我不是说不要营销,事实上我们营销做得很好。营销,就是用最简单的语言,把你想传播的信息传播出去(给你的用户)。

我这里是要强调,营销不是本质,本质是产品。营销最重要的,就是不能瞎说。企业文化最重要。广告最多只能影响20%的人,剩下80%是靠这20%影响的。营销不好,顶多就是卖的慢一点,但是只要产品好,不论营销好坏,20年后结果都一样。

Q7. 中国品牌在新兴市场国家有哪些机遇?

段永平:这个我不太懂,但我不觉得会有太大差别,都是要关注用户的需求。平常心,就是回到事物的本原。

Q8. 巴菲特饭局上发生了什么?

段永平:我做公益,老巴(巴菲特)也做公益。我直接捐出去,和通过老巴捐出去是一样的,所以就拍下了巴菲特午餐,只当做公益了,还能向老巴学习。不一定要吃饭,看老巴在网上的视频、讲话、股东信,就可以了。老巴(说)的东西,逻辑上很顺,听起来像音乐一样享受。

Q9. 现在手机(企业)有两种模式,一是小米这种先圈用户,再通过其他方式变现;二是苹果这样,靠产品本身赚钱。哪种好?

段永平:首先,圈客户的角度,苹果比小米厉害;其次,长远来看,没有什么企业是靠便宜赚钱的。性价比,都是给自己找借口。一定要把重心聚焦在用户上,也不是我们非要做高端还是低端,只是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好了,满足了一部分人群的需求。即使苹果,也没有满足所有人。

我们早年经常提性价比,直到我有一次跟一个中国通的日本人谈合作说到我们的产品性价比高时,对方很困惑地问道,什么是性价比,是“sex-price” ratio吗?我当时就愣了一下,觉得日本人的词典里似乎是没有性价比这个东西的,之后又花了很久才悟到,“性价比”实际上就是性能不够好的借口啊。我希望我们公司不会再在任何地方使用这个词了。

Q10. 未来的投资/创业趋势?

段永平: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有点儿难。我个人不太关心前沿的东西,我一般比较滞后,看懂了好的公司再投。前沿的东西,是苹果这类公司关注的,我做的是找到苹果这样的公司。

Q11. 这么多手机公司,为什么苹果最成功?

段永平:苹果很难得,focus(聚焦)在自己做的事情上。苹果有利润之上的追求,就是做最好的产品。苹果文化的强度很强,有严格的“Stop Doing List”,一定要满足用户,一定做最好的产品。我们不和苹果比,因为1000个功能里面,有一些比苹果强,说明不了什么。就像CBA篮球打不过NBA,说我们会功夫,不是扯嘛。

Q12. 社交方面的“Stop Doing List”,与投资的关系?

段永平:我是anti-social的,社交很累,很费时间。泛泛的社交里朋友太少,看起来认识很多人,其实很难深入了解。有时间我更喜欢去打打球。我投资只是爱好,average(平均)能beat (打败)S&P。

Q13. 为什么说“敢为天下后,后中争先”?

段永平:所有的高手都是敢为天下后的,只是做的比别人更好。我们公司成功不是偶然的, 坚持自己的“Stop Doing List”,筛合伙人,筛供货商,慢慢地就会攒下好圈子,长期来看很有价值

敢为天下后,指的是产品类别,是因为你猜市场的需求往往很难,但是别人已经把需求明确了,你去满足这个需求,就更确定。(敢为天下后指的是产品类别,后中争先指的是做好产品的能力。或者说,敢为天下后指的是“做对的事情”,后中争先指的是“把事情做对”的能力。)

Q14. 有没有过一些投资错误?

段永平:投资没犯过错误,投机犯过。(投资其实也犯过,但错误很小,当时可能没想起来。)投机百度的时候被short squeeze(夹空)了,亏了1亿~2亿美金。我学老巴:想不通的我不碰,肯定会错失很多好机会,但是保证抓住的都是对的。投资遵循老巴的逻辑:先看商业模式,理解企业怎么挣钱。95%的人投资都是focus在市场上的,这就是不懂投资。一定要focus在生意上。公司是要挣钱的。

Q15. 什么时候卖苹果,为什么?

段永平:好公司是不需要卖的!

Q16. 你来美国后,能力圈有什么提升?

段永平:能力圈不是拿金箍棒在地上画个圈,说待在里面不要出去,外面有妖怪。能力圈是:诚实对自己,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有这样的态度,然后如果能看懂一个东西,那它就是在我能力圈内,否则就不是。

苹果1万亿市值?我从来不关心这个,我只关心它赚钱的能力。买公司,是不打算卖的,除非它盈利能力改变,或者有更好的标的,自己很懂,价格又很低。

Q17. 怎么看待创业的“坚持了才有希望”和“Stop Doing List”?

段永平:“Stop Doing List”说的是做对的事,如果知道错了,马上要改。创业依然适用。(就是对的事情一定要坚持,错的事情一定要尽快改!至于怎么做对,那是方法层面的,可以通过学习来解决。

要是不知对错,就是没有是非观,那这辈子很难有成就。是非观是要自己培养、坚持的,没有shortcut。比如抽烟,很多人不戒烟不是因为不知道它不好,而是抵抗不了短期诱惑。

Q18. 为什么不见媒体?

段永平:不希望给公众留下我掌控公司的印象,抢了CEO的成就感。不抢他们的功劳,这很重要,因为事实上我本人已经10多年没有在一线了,如果我还是CEO的话,公司很可能做不了这么好。

Q19. 怎么看待中美市场环境对创业的差异?

段永平:美国环境更好一点。在中国做企业更辛苦,做完自己的事,还得做警察的事、消防的事、保安的事,麻烦……

Q20. 你主张不贷款,不用margin,错过了机会怎么办?

段永平:贷款和用margin,赚的时候快,赔的时候更快。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湿一回鞋就湿一辈子,为什么要冒这个险呢?(有些机会总是要错过的,只要保证抓住的是对的,就足够了。)我们过去的大部分竞争对手都消失了,我们还健在,道理也许就在此。

Q21. 你怎么看待智能手机壳行业?

段永平:我不懂。但是我知道,好东西不需要推广,你看智能手机一出来,很快就普及开了。如果你的东西推出去没有很快抓住用户,肯定是不够好,一定要回来好好思考,想自己的问题。

Q22. 对职场新人职业发展的建议?

段永平:做好本职工作,不要跳来跳去。硅谷很多人喜欢跳槽,但是在苹果干30年,比跳去大多数创业公司结果都要好。

Q23. 如何看待创业?

段永平:如果自己都不懂自己在做什么,要让投资人相信你是不可能的。黄峥有一点特别好,会不停地问这个是什么意思,这个是什么意思,关注问题本质。

Q24. (什么是)企业文化?

段永平:企业文化就是Mission、Vision和Core Values。“Mission”是为什么成立;“Vision”是我们要去哪里;“Core Values”是哪些事情是对的,哪些事情是不对的。

招人分合格的人和合适的人。合适是指文化匹配, 合格是指能力。价值观不match(匹配)的人,坚决不要。给公司制造麻烦的,往往是合格但不合适的人。一群合适的普通人在一起,同心合力也能干大事。

Q25. 怎么看待中国企业爱弯道超车?

段永平:Alaska有句话,shortcut is the fastest way to get lost(捷径是迷路的最快的办法。)不存在什么弯道超车的事情,关注本质最重要!不然即使超过去,也会被超回来。

Q26. 怎么判断股价便不便宜?

段永平:这是关注短期关注市场的人才会问的问题。我不考虑这个问题。我关注长期,看不懂的不碰。任何想市场,想时机的做法,可能都是错误的,我不看市场,我看生意。你说某只股票贵,how do you know?站在现在看10年前,估计什么都是贵的。你站在10年后看现在,能看懂而且便宜的公司,买就行了。

Q27. 怎么理解“Stop Doing List”?

段永平:主要讲的是做对的事情。它不是一个skill(技巧)或者formula(公式),而是思维方式:如果发现错了,就立刻停止,因为这个时候成本是最小的。我不能告诉你对错,怎么判断对错,要自己积累。

不该骗用户,不该骗投资人,每句话都是一个promise(承诺),这你应该是知道的。你去找投资,说没生意,没skill,什么都没有,那你去找你爸。你总得有点儿什么,才能见投资人吧。如果你自己都搞不清楚要做的事,让投资人怎么相信你?

至于怎么把事情做对,要花时间去培养skill sets(就是有学习曲线的意思,要允许犯错误)。坚持“Stop Doing List”,厉害是攒出来的。OPPO跟苹果比,我们在做对的事情上是一样的,但是在把事情做对上可能有些差距。但我们有积累。我们比大多数公司厉害。

“Stop Doing List”没有shortcut(捷径),要靠自己去积累,去攒,去体悟。stop doing就是发现错,就要停,时间长了就效果很明显。很多人放不下眼前的诱惑,30年后还在那儿。错了一定要停,要抵抗住短期的诱惑。

Q28. 在硅谷怎么更好地带娃?

段永平:最主要的,要给孩子安全感。怎么给?就是给qualitytime,就是高质量的陪伴,跟他们交朋友。高质量的陪伴,就是待在一起,把手机藏起来

要无条件的爱。中国人容易有条件的爱,“你得了第一,爸爸很爱你啊”,这两句话绝对不能放一起说。中国人也爱到处夸孩子得了第一,这容易给孩子压力。孩子会想:我得第二你是不是就不爱我了?我带孩子,坚持尽量不对孩子说“NO”,除了大是大非,涉及边界的事,其他的都让孩子大胆地探索。

Q29. 怎么看待老巴?

段永平:老巴是一个很好的人。他是发自内心的的对人好对人诚恳。他很睿智,任何复杂的问题,他一两句话就说到本质了。他这么睿智这么成功又对人这么好,中国企业家里我基本没见过这样的,美国企业家里也极少。

Q30. 为什么卖网易?

段永平:因为丁磊就是个大孩子,那么多钱放他手里不放心,虽然股价证明我可能卖错了。

Q31. 怎么看待特斯拉?

段永平:芒格说,马斯克是个被证明了的天才,他的IQ可能是190,但他自己认为他是250。但是runa company,you must be rational(经营一家公司,你必须要理性!)。在我眼里,特斯拉是一家价值为零为zero的公司,迟早要完。他的culture(企业文化)很糟糕。

Q32. 如何建立长期友谊?

段永平:就是和人真诚打交道。我跟老巴学到的, 人一辈子最重要的是友谊。所以要对朋友宽容,要友善,要诚实。但他也没说要有很多朋友,能有一打好朋友就足够了。

Q33. 怎么把culture(文化)传承下去?

段永平:没有特别的秘诀,主要在于选择,找到同道中人。因为你是没有办法说服不相信你的人的。不相信你的人,你跟他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是飘的,你能看出来。然后就是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靠年头淘汰掉不合适的。

Q34. 怎么样选人,包括合伙人,员工?

段永平:一次就找对那是运气。主要是要有标准,该淘汰淘汰,该散伙散伙。知道错了,要有停止的勇气。越早停止,代价越小。

Q35. 你的“Stop Doing List”举个例子。

段永平:我想的都不是眼前的。我是学无线电的,但我没有干这个,因为这不是我爱干的事。当年研究生毕业时找的工作说你多少年能当处长,两年能分房子,鸡鸭鱼肉有得分。但是我没有兴趣。所以我离开了。后来去的佛山无线电八厂,当年这个只有几百人的公司招了100本科生,50个研究生。大家都不满意,很多人都想走。结果我离开两年后小霸王都做出来了,回去一看,那帮人都还在(只走了一个人)。

很多人说“我没有找到更好的机会”,其实是他们没有停止做不对的事情的勇气。所以stopdoing的意思,就是发现错了就要马上停,不然两年后,可能还是待在那个不好的地方。我一直想的是长远的事情。很多人都是在眼前的利益上打转,他30年后还会在那儿打转。

Q36. 美国对中国的误解?

段永平:美国人对中国的理解整体不错。我支持politicalright(政治正确),因为如果你连政治都不正确,你怎么会正确?目前美国人选的总统是让我非常困惑的,但我相信最终都会好起来的。

Q37. (价值)投资最重要的是什么?

段永平:right business,right people,right price。(对的生意,对的人,对的价钱。这是老巴说的。)对的生意说的就是生意模式,对的人指的就是企业文化。price没有那么重要,business和people最重要。culture跟founder(创始人)有很大关系。business model,就是赚钱的方式,这个是你必须自己去悟的,我没法儿告诉你。就像如果你不打高尔夫,我是无法告诉你它的乐趣的。

Q38. 创业该怎么坚持?

段永平:我的理解很简单,如果你坚持不下来了,就坚持不下来了。你坚持下来的东西,肯定是你放不下的,到时候你自己会知道。

Q39. 怎么看比特币/区块链?

段永平:我对不产生现金流的东西,不感兴趣。区块链我不懂,不懂不看,不懂没法下重注。但是我看不懂,不代表你看不懂,你要投自己能看懂的。

Q40. 怎么发现并保持平常心?

段永平:保持不难,因为它就在那儿(是内心已经有的东西)。不过,马云还说过一句话“平常人是很难有平常心的,所以平常心也是不平常心!”发现嘛,靠吃亏。因为没有平常心,一不rational就会栽跟头。

Q41. 怎么找到喜欢做的事?

段永平:你如果总是待在自己不喜欢的地方,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所以发现错的事情,就要停。多去尝试,去寻找。做自己喜欢的事,就没有加班的概念了,因为你会想尽办法工作。

Q42. 我觉得失败是必然的,成功是偶然的,对吗?

段永平:成功肯定是有原因的。

Q43. 如果有机会再活一遍,什么事会做得不一样?

段永平:不知道,没这么想过这个问题。可能少喝点红酒?

Q44. 最想给儿子说什么?

段永平:说什么都没有用,做什么才重要(最重要是做什么)。(这是老巴说的)

Q45. 怎么发现对/不对的事情?

段永平:要有时间想。可能会想很久,有一天突然灵光一现,想明白是错的/对的。我们当年想小霸王的广告词,想了半年才想顺词。很多人一天到晚忙,根本没时间想,可能永远都不会明白。

Q46. 中国有没有大危机?

段永平:也有人微信上问我会不会有动荡啊之类的。我说我以为我们一直在动荡中呢。我觉得我们一直都有危机啊,有人危,有人机,做好自己就好了。

Q47. 怎么看待贸易战?

段永平:你用10年看,这件事一定会过去。股市要真出了问题,苹果那么多现金,一定更厉害啊,所以这个时候更应该买好公司。

Q48. 你是怎么找到你们公司的产品的mission(使命)的?

段永平:产品角度,是慢慢摸索出来的,发现不对,赶紧停。比如苹果的充电器,说了一年了,今年没推出来。没推出来,肯定是有问题没解决。没解决就不推。

Q49. 男怕入错行。将来会火的、自己擅长的,自己喜欢的,选哪个?

段永平:如果你知道:会火的+擅长的+喜欢的,那肯定做那一行。问题是这很难知道,所以优先做自己喜欢的。钱多不是好事,因为挣钱是一个很大的乐趣,钱多你就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乐趣。钱差不多就可以了,做自己喜欢的事更重要。

Q50. 苹果手表心电图FDA认证有价值吗?

段永平:当然有啊,首先吸引眼球,让人知道啊;其次,有了认证,医生才会承认啊。

Q51. 人机交互的下一个突破口?

段永平:我不知道。但是机器肯定越来越强,人已经在围棋上输了,做投机你也打不过机器。但是在投资上,机器永远打不过人,因为机器看不懂公司。

Q52. 怎么对待差异化定价(给不同的客户不同的价格)?

段永平:价格不一致,一是他们迟早会发现;二是客户发现能议价,会想尽办法跟你讨价还价,浪费你很多时间,这都是麻烦事。价格一致,会省很多麻烦。做产品主要是要抓住客户的需求,而不是价格。可以看看空客的John Leahy。(一个人打败了波音啊!当然背后靠的还是产品!)美国投资市场研究

创投产业开始走向强大:投资回归高门槛

创投产业开始走向强大:投资回归高门槛
创投产业开始走向强大:投资回归高门槛

  证券时报记者 卓泳
  从中国第一家风险投资公司诞生起,中国创投已经走过了三十多年的发展历程。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4月,私募行业从业人员超24万,其中,私募股权基金和创业投资基金的从业人员数量约占60%。
  对中国而言,创业投资是一个舶来品,如果不是红杉资本、IDG资本这种美元基金进入中国,给中国带来了美国成熟的风投模式,中国的创业投资或许仍需摸索很长一段时间。至少,如今的一众创投大佬刚入行时,对创投并没有什么概念。
  事实上,早期的创投人具有金融机构及券商背景的居多,如东方汇富阚治东、洪泰基金盛希泰、时代伯乐蒋国云等,都具有多年的证券从业经验,都从主流券商及金融机构出来,投身一级市场投资,最早从事创业投资基本只能沿用二级市场投资的思维方式。
  可是,随着投资前移,早期投资对投资人的投资能力和眼光提出更高的要求,二级市场的投资思维用在一级市场显然已经不够,因此,创投圈开始呼唤有企业经验,甚至有创业经验的投资人才。彼时,也涌现出不少连续创业者,投身到一级市场投资中,比如梅花创投吴世春、千乘资本熊伟,他们都曾有过在华为就业、自己创业的经历。
  如今,在新一轮科技革命的背景下,科技兴国、科技强国成了中国很重要的发展战略,也是中国抢占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制高点的关键时刻。跟随国家发展的脉搏,科技创新、硬科技等“卡脖子”领域成为资本追逐的“风口”,在此背景下,投资人的学术背景、产业背景显得尤为重要。
  这些年创投圈人才需求的变迁,既是中国产业结构变迁的缩影,也是创投业自身真实属性的回归——创业投资,要以前瞻性的眼光,识人、辨事,发现并与创业者一同创造价值。创投业这样的属性,也只有真正在某些领域潜心钻研的人,才能担此重任。

  相比过去,VC(风险投资)行业的机构数量和从业者有了十倍以上增长,但在如今经济下行阶段,僧多粥少,竞争激烈,好项目需要有慧眼挖掘,对投资能力的考验可不一般。在募投管退各个环节,都真正需要“十年磨一剑”的功夫,没有捷径可走。成熟的创投人,不论从看项目的专业程度,对行业产业的理解,对企业管理的理解都需要时间的沉淀。
  这几年的大浪淘沙,已无形中刷下了许多人。有机构人士在面试中发现,在2015-2016年那一波热浪中,一些小机构招人对职位的相关性和专业性要求并不高,入行的投资人,干不到几年,就已经是“副总裁”、“总裁”,但实际上能力与职位匹配度都不相符,也没有自己的代表案例,没有自己的投资理念输出,没有系统扎实的行业研究。大潮退去,裸泳的人日子将不再好过,专业性和行业背景,漂亮的投资案例,是机构招人考量的重中之重。
  说到底,投资回归高门槛,是中国创投产业发展走向强大的开始。EB5创业投资